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十八章:打人不打脸
    被邱老道训斥了一番,肖澜垂头丧气的走出传功殿,刚刚迈出殿门便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连空气似乎都凝固了,抬起头看去,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就见在传功殿外黑压压的站满了人。

     这些人静静地站在那里,沉默的注视着自己,空气中都散发着浓重的杀气,若不是他们蓬头散发满脸黑灰,一个个都像灶王爷似的,让这种气氛稍显滑稽,仅凭刚才的阵势就能吓死个人。

     看到众人如狼的目光,肖澜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忙不迭的堆下笑脸道:“各位大哥,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有人森然冷笑道:“你说我们要做什么?”

     肖澜团团作揖道:“各位大哥,有话好好说。”眼睛却求助的四处望去,就看到黄飚正轻松的坐在不远处,青肿的脸上满是戏谑的神色,一副等待看戏的神情。

     “这都什么人呀?”肖澜腹诽了一句,只得向众人拱手道:“各位大哥,若是为了先前之事,小弟先诚心给你们道歉了,小弟真是无心之失,还望各位大哥海涵。”

     就听有人吵道:“说的轻巧,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就是,让我们吃了这么大的亏,道个歉就算完事了,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众人不依不饶道。

     肖澜苦着脸道:“各位大哥,小弟赔偿还不行吗?”

     “怎么个赔法?”说话间,有人撸胳膊挽袖子就围了上来。

     眼见着自己无论如何的百般解释,众人却全不理会,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越围越紧,肖澜此刻连哭的心都有了,暗叹自己流年不利,只得哀告道:“各位大哥,只管说如何赔偿,小弟绝不含糊!”

     众人全不理他的哀告,推推搡搡将他围在墙角,肖澜的一张脸都吓白了,眼见着苗头不对,索性抱住脑袋蹲在地上,大声喊道:“各位,打人不打脸!”

     黄飚在一旁瞧得津津有味,捂着青肿的嘴巴嘿嘿地笑个不停,尤其看到肖澜抱着头蹲在地上,笑得更加开心,只是一不小心却牵动了肿胀的嘴角,忍不住痛得吸了一口冷气,心想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便要出面制止。

     谁知还没等到他开口,接下啦发生的一幕,却让他的下巴直接掉在只当,愣是半天都没收回来。

     却说肖澜抱头蹲在地上,咬着牙等着众人的拳脚,谁知过去半天也不见动静,倒是耳边有人问道:“吃神,你蹲在地上干什么?”正是同伍的杜二。

     肖澜忍不住一阵诧异,怎么感觉画风不对,抬头望去,就见这些人依旧将自己围在中间,只是眼神中满是揶揄和取笑,全不似先前要生吃了自己的模样,而杜二和侯憬正一脸好笑的蹲在自己身前。

     “你们不是要打我?”肖澜小心的问道。

     “谁说要打你了?”候憬笑道。

     这时旁边有人笑道:“跟你开个玩笑,你让我们吃了那么大的亏,大家便商量着捉弄你一下。”

     “至于这么大的阵势,吓死人了。”肖澜抱怨道。

     这时符墨走过来道:“其实大家关心的都是先前你那个符篆是怎么弄出来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咋不早说呢?还弄这么大的场面,实在是让人有点……有点受宠若惊。”肖澜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不觉腰杆也挺直了几分。

     这时有人说道:“还不都是因为邱老道那老倌儿,把我们贬得一无是处,什么没个三五年别想学会仙文符篆,还说我们当中有的人只怕一辈子也学不会,大家都憋了口气,谁知道你在课上弄出了半个符文,所以大家就想凭什么说我们不行,这不就都想着问问你是怎么回事?”

     原来都是有求于己,肖澜更觉底气足了十分,因此笑道:“这个好说,不过那个符文我也是碰巧弄出来,真要让我说我也怕说不清。”

     “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有人笑道。

     更有那脾气暴躁之辈,牛眼一瞪道:“别婆婆妈妈的了,有啥说啥,要是磨磨唧唧,小心大爷真跟你算一算烧我脸的账!”

     还没等肖澜说什么,杜二瞪着那人道:“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想学就给我规规矩矩的,不想学就滚!”

     “行了,你就别添乱了。”符墨说了杜二一句,转身对那人道:“这位兄弟你的话不对,能不能画出符文是肖兄弟的本事,肯不肯教你是肖兄弟的情分,哪有逼着别人教你的道理?”

     “就是,肖兄弟还没说呢,你急什么?”众人一时间七嘴八舌数落着,那人只好悻悻地闭上了嘴巴。

     肖澜见状忍不住偷笑,这家伙还真看不清状况,有求于人还这样张狂,自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心里想着是不是该把这个家伙赶走,不过却也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拿捏的时候,否则等这些家伙的耐心耗尽,只怕真要吃一顿拳脚,因此神色一肃道:“非是肖某拿捏,实在是肖某现在也不明所以,误打误撞弄出个符文,肖某自己还糊涂呢。”

     许多人闻言不免有些失望,有人便道:“无妨,只要肖兄弟说出当时的情形,大家一起参考参考,说不准就弄懂了。”

     肖澜点点头道:“那肖某就说一说当时的情形,至于灵不灵,肖某却不敢保障,毕竟肖某自己也糊涂呢。”反正三足金乌教给自己的方法是不能说,不妨跟他们讲一讲道理,至于能不能学会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听到肖澜说到正题,新兵们一个个都紧张了起来,纷纷竖起了耳朵,生怕错过一个字。

     “今天讲解仙文符篆之时,教官曾经随手画下一个符文,想必大家记忆犹新吧?”

     众人闻言纷纷点点头,有人说道:“那老倌儿在当时是写了一个火字的符文。”

     “他还说过,说我们至少要五六年才能学会刻画这种符文。当时,我就在想,他随手便能画出那种符文,而我们无论怎样写都毫无反应,到底是因为什么?”就听肖澜说道。

     众人都被他的问题勾起了兴趣纷纷点头,有人问道:“那是为什么?”

     肖澜说道:“我就想,我们和教官差别最大的地方就是修为,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修为不够,所以无法画出真正的符文?”

     众人想了想确实是这么回事,有人点头道:“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却有人疑惑道:“你和我们都一样的没有什么修为,为什么就能画出一般的符文?”

     肖澜闻言笑道:“听我说呀,当时我就在想,修为是什么,不就是仙元吗?幸好在下午修炼朱雀决之时,侥幸修炼出来一点仙元,于是就尝试着用仙元却刻画那个符文,结果却因为仙元不够,结果才画一半就失败了。”

     众人闻言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道理原来这么简单?可即便如此也有许多人满脸的失望,非为其他,却是他们连最基础的入静都无法做到,更遑论感知仙元了,因此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暗下决心回去说什么也要再次修炼,否则在人前可就真的抬不起头来。

     于是众人又缠着肖澜七嘴八舌问了一些问题,肖澜虽然不能将三足金乌所言和盘道出,却也用自己的语言一一作答,直到所有人都感到满意为止,这才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的走回自己的营盘。

     眼见着一大帮人将肖澜围在核心,仿佛众星捧月一般,黄飚一脸的郁卒,忍不住摇摇头,本来想看一场好戏,结果却看着这小子舌绽莲花,转眼就成了众人的中心,心情真是日了狗一般,望着肖澜远去的背影,忍不住骂道:“臭小子,真是****运!”

     这时却看到传功殿的大门打开一角,闪出一个身影,望着众人的背影,却是邱老道这时走了出来。

     “你老小子倒是好运气,收了个好徒儿?”黄飚不无嫉妒的说道。

     邱老道嘿嘿一笑道:“我也没想到这次真捡到了个宝。”

     “哦!”邱老道的话,多少让黄飚有些意外,想不懂一向眼高于顶的邱老道对肖澜的评价如此之高,要知道邱老道别看在天河大营之中从不显山露水,可却有着极为神秘的师门背景,便是天蓬真君对他也是礼敬有加,向来很少能有人入了他的法眼,因此问道:“邱兄真就这么看好这小子?”

     邱老道目光闪烁的看着黄飚道:“你能第一次修炼就感知仙元?第一次就能无师自通画出半调子的符文?”

     “呃,倒还真不能。”黄飚摇了摇头,心想这么看这小子还真是个妖孽,忍不住又想起下午动过的心思,小心道:“邱兄,咱俩能不能打个商量。”

     “商量什么?”邱老道有些意外道。

     黄飚嘿嘿一笑搓着手道:“您老家大业大的,能不能把这个徒弟让给小弟?”

     “做梦!”邱老道立即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一样,神色一肃道:“你要是敢再这么说,小心老道我翻脸不认人。”

     黄飚闻言嘿嘿一笑道:“开玩笑,小弟是跟您闹着玩的。”不过眼珠一转道:“不过我却知道,你这个宝贝徒儿好像对你这个师父有些不满呀?”

     “为什么?”这回儿却轮到邱老道诧异了。

     “还不是因为每月两块仙玉的事情。”黄飚嘿嘿笑道。

     听到仙玉两个字,邱老道的眼睛立时瞪得溜圆,吹胡子瞪眼道:“小兔崽子,他敢!”此刻,什么宝贝徒儿,什么资质优异早就都被抛到爪哇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