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十五章:仙玉的用处
    “教官没搞错吧,我怎么只有一块仙玉?”肖澜拿着仅有的一块仙玉郁闷无比的问道。

     黄飚无奈的摊摊手道:“没办法,军法司那边对你的处罚刚刚下来,由于你火烧大营水煮天河,本应罪加一等贬入凡尘,但鉴于你初上天庭又是无心之失,因此不便依此追责,可是此事又不能就这样算了,因此便定了个罚饷的处罚,以后你每月发半饷直到把损失补上为止。”

     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肖澜,黄飚同情道:“本来哪,你每月五块仙玉的仙饷,军法司那边罚了两块,还剩三块,可好死不活你拜邱老道为师,又盘剥了两块去,所以就只有一块了。”

     “怎么会这样,以后还让不让你活了?”肖澜简直欲哭无泪,猛然叫道:“不行,这个师父我不拜了!”心想只要不去拜邱老道这个便宜师父,这样每个月还能省下两块仙玉,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几乎快要一无所有了,再说自己也是被逼无奈捏鼻子认了这么一个便宜师父,如果他非要自己偿还灵珠的损失,大不了勒紧腰带慢慢还他便是了。

     谁知话一出口,却看到黄飚眼睛一瞪,骂道:“小子,你是不是疯了,这种话你也敢说!”

     肖澜被他骂的一愣,还想争辩两句,就见黄飚一脸严肃的低声训斥道:“小子,你知不知道,在天庭什么样的罪过最大?”

     肖澜摇摇头,黄飚有些恨铁不成钢道:“欺师灭祖是一等一的大罪,轻则废去修为,重责打入畜生道,如果你不想被打入畜生道,以后这种话不能说,就是这种念头都不许有!”

     肖澜懵懵懂懂的点点头,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暗暗叹气,感叹自己运气不好。

     黄飚看到他满脸不甘,笑道:“其实老邱这个师父也不错,他毕竟在营中有些身份,以后也能关照你一二,再者他师门来历神秘,好像很了不得,说不定将来也是你的造化。年轻人嘛,凡事看长远些,也别太在意一两块的仙玉。”

     分明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肖澜心里腹诽了一句,不过黄飚话已说到这个份上,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总不能到军法司那里让他们取消对自己处罚,只能找机会同邱老道商量一下,看他能不能少收一些仙玉,只好再次点点头道:“教官,我听你的。”

     黄飚闻言点点头,也不再管他,毕竟一队的新兵还要等着自己安排修炼,转身面向众人,举起手中的仙玉道:“好叫你们这些菜鸟知道,你们手中的仙玉,不仅可以用于购买和交换物品,更是修炼的必须品,不要小瞧这只有半寸大小的东西,里面却储存着能够支撑你们半个月修炼用的仙元,所以等下修炼之时,手里一定要握着一块仙玉,以便吸收其中的元气。”

     新兵们闻言纷纷好奇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仙玉,发出阵阵的啧啧赞叹声,只见洁白整洁的玉版刻着繁复的符文,隐隐的看到其中好似有一团云雾在缓缓的流动,想来就是黄飚所说的仙元了。

     有人忍不住问道:“教官,这个究竟怎么用?”

     黄飚看了他一眼道:“运功之时放在掌心就可以了,不过不要多,一次只要拿一块,按你们这些菜鸟的水平,一块仙玉就够你们用上一个月了。”

     “放在手心就行吗?”还有新兵好奇的问道。

     “怎么那么多废话!”黄飚脸色一沉道:“好了,现在哪找你们的军牌号码,找到对应的营帐,进入里面修炼,以后你们修炼都在这里了,谁要还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

     众人轰然答应一声,纷纷取出军牌按图索骥寻找对应的营帐,一时间乱作一团,黄飚见状摇摇头,低声骂道:“真是一盘散沙,也不知道哪个笨蛋能第一个感应自身的仙元。”回头看到肖澜还站在自己的身后,拍拍他的肩膀道:“小子,你也去吧。争取第一个修炼出仙元。”

     肖澜点点头道:“谢谢教官,属下去了。”说完专业也加入了寻找静室的人群。

     眼前一座座簇新的营房,正是当日出上天庭之时服丹的地方,只不过那一日被自己烧毁的十五座营帐全部焕然一新,一点失火的痕迹都看不出来,也让肖澜忍不住暗暗赞叹天庭的办事效率。

     按照军牌的号码,肖澜没费太大的劲就找到了自己修炼的营帐,正是曾经被自己焚毁的静室,看着修缮一新的营帐,便径直走到中央的蒲团坐下,取出装有朱雀决的竹筒,旋开盖子倒出一枚红色的玉简,按照讲解将玉简放在额头之上。

     一股凉意随之冲进肖澜的识海,紧闭的双眼之前浮现出一个盘膝而坐的小人,只见小人通体透明,身上的每条经脉都清晰可见。那小人缓缓抬起右手,作出举火燎天的架势,一道红色的细流随之从他的气海出发开始沿着经脉游走,随着动作不断变化那红色的细流也随之四处游走,旁边则不断的浮现着各种文字说明。

     不同于三足金乌直接灌输的传承,朱雀决的这套功法只是演绎着每个动作和仙元的流向,需要去观察牢记。好在画面清晰简洁,文字又直白易懂,因此一遍之后,肖澜便记住了大半。反复观摩了几遍,确认牢记无误,肖澜将玉简放回了竹筒。

     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仅有的一块仙玉,有些肉痛的握在手心,肖澜摒心静气摆出了第一个姿势。同时意念也沉入了气海,就看到气海之中三足金乌正抱着美食在酣然沉睡。

     肖澜一阵苦笑,这个憨货自从进入他的体内,除了每天三餐准时清醒,余下的时间都是蒙头大睡,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这么懒。

     没有理会这个吃货,肖澜按照朱雀决的功法,尝试着感受体内的元气,就见在三足金乌的身边,一点星光亮起,随着他的意念缓缓飘来。

     肖澜见状忍不住一阵欣喜,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尝试,就感受到了本命元气,然而事情却没有就此结束,随着他意念的召唤,更多的星光随之亮起,而且越聚越多,最后竟然凝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朵火焰,整个气海也如同被点燃的油桶,“嘭”地一声,猛然燃烧了起来,化作了一片火海,沉睡其中的金乌却舒爽的伸了个懒腰。

     突然的变化让肖澜大惊失色,急忙运转从金乌那里学来的神通,强行收束住就要爆发的真火,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暗道一声侥幸,他可不想再次来个火烧大营,上一次还得自己每月损失了两块仙玉,要是再有这么一次,肖澜都不敢想象会是个什么结果。

     “笨蛋!调动那么多本源之力干嘛?掌握不了那么多,为什么少调动一些,好死不死的扰人清静。”就在这时肖澜耳中传来三足金乌不屑的声音。

     肖澜刚想反驳它一句,却忍不住心中一动,分明是家伙在提醒自己修炼的方法,苦笑的摇摇头,想不到自己又被这家伙鄙夷了一次,不过它倒也是一片好心,自己被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瞧不起心里多少一些不舒服。

     有了上次的教训和金乌的提点,肖澜第二次修炼就变得小心了许多,当沉寂的气海再次亮起一点星光,肖澜果断的引导着这点星光进入了经脉,即便如此,气海中的真火也着实躁动了一番。

     在气海中微不足道的一点星光也流入经脉的瞬间,便化作了一团火焰,好在还算温顺在进入经脉之中倒也老实,除了经脉之中轻微的烧灼感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肖澜的一颗心才略略放下,知道这一次的尝试成功了。

     平复了紧张的心情,按照行功路线,引导着这股细流在经脉中运转起来,而他第一次的修炼也随之渐入佳境,慢慢地忘记了周遭的一切,只是记得引导着气息流过一条又一条的经脉。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静室中一片静默,除了时而急促时而舒缓的呼吸声,就只有仙玉发出的微弱光芒,而营帐的隔音结界也将外面一切嘈杂的声音隔绝,肖澜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第一次修炼之中。

     不同于肖澜的安静,许多第一次修炼的新兵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的人甚至连最基本的入静都做不到,一会儿询问教官这个,一会儿询问教官那个,把黄飚和一众教官忙的焦头烂额。

     这边刚刚训斥了一名新兵,又踹了一个不肯安静家伙的一脚,黄飚忍不住咒骂道:“真是一群笨蛋!”抬头不经意的看到肖澜所在的静室竟然又冒出红色的光芒,忍不住惨叫一声:“该死的,还来!”

     “嗖”的一声,扬起漫天的黄沙,黄飚的身形化作一阵狂风瞬间便出现在肖澜练功的静室前,把几名看到这一幕的新兵唬得目瞪口呆,心想一向不紧不慢的教官怎么突然好像火烧屁股一样,速度怎么这么夸张。

     还未到门前,黄飞红便已是全身仙元鼓荡,双手之间云气弥漫,隐隐风云变幻,却是在极短的时间准备了一道威力巨大的水系道法。

     刚要将准备好的道法丢出,谁知踢开营门却看到肖澜安静地盘坐在中央,身旁点点星光,却是周围的天地间的火元被吸引了过来,形成一道火龙卷围着他身体盘旋,更有一道道的火龙从他的口鼻间不断进出吞纳。

     “呃!”好似一记重拳打在棉包上,黄飚转身将拿到术法远远抛出,却将一名恰巧经过的教官浇得如同落汤鸡般,那人吼道:“黄大傻你干什么?”

     黄飚苦笑道:“邰兄,误会,失手了!”转身看着仍然一无所察的肖澜骂道:“混蛋,害得老子虚惊一场!”

     接下来却猛然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肖澜,啧啧道:“乖乖,那些笨蛋连元气都没感应到,这家伙竟然修炼出异象了!”想想肖澜进来前后也就不到一个时辰,资质也太妖孽了。还想继续观察一番,却感到耳朵一痛,却是被人从后面揪住,就听那位邰兄凶巴巴道:“黄大傻,老子没招你惹你,凭什么浇我一身水?今天非要给你说道说道!”硬生生的将黄飚扯了出去。

     此时的肖澜全然不知周遭发生的一切,专心致志的引导着太阳真火在经脉中穿行,每到一处窍穴,太阳真火就会在窍穴中盘旋,如同气球一样的膨胀,不断的将这处窍穴撑开,“啪”的一声轻响,好似气泡破裂的声音,肖澜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似打开了一条无形的枷锁,自己对天地元气的吸收速度也随之加快。

     每打开一处窍穴,肖澜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颤动,那种微微刺痛的酸麻感觉既让他有些痛苦,更让他兴奋,当第一条经脉的最后一处窍穴打开之后,朱雀决第一层功法三十六个窍穴全部贯通一气,肖澜就感到经脉之中一阵阵的震动,体内隐隐有闷闷的雷声,整个人也感觉似乎同原来有了区别。

     而此时在他气海中的三足金乌早已醒来,看着太阳真火在肖澜的经脉中穿行,忍不住摇摇头道:“真是笨,用这个蠢办法猴年马月才能让我的本源之力恢复到以前的水平?还不如跳火山、下火海来的爽利。”

     当经脉中火元运行整整一个周天之后,肖澜只觉周身一震,气海随之一张一缩,经脉中所有的火元如同百川汇流般涌回气海,行功自然而止,整个修炼过程恍如一场梦境,如果按照朱雀决所载,自己现在应该是第一层功法略有小成,没出什么差错,剩下就是水磨的功夫了。

     缓缓睁开眼,却看到近在咫尺瞪着一双小眼的黄飚,只是这家伙不知什么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不禁被他吓了一大跳,完后一缩道:“教官,你做什么?”

     黄飚上下打量着肖澜,直看得他心里有些发毛,才挠挠头说道:“我在考虑,是不是俺老黄也该收徒弟了,是不是该找邱杂毛理论一下。”说完转身走出了静室。

     肖澜听得满头雾水,不明白黄飚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心想你收徒弟就收徒弟呗,跟我说什么,猛然间瞪大了眼睛自言自语道:“这家伙不是也要收自己当徒弟吧?”

     想想被邱老道硬逼着拜了师父,每个月都要被扣去两块仙玉,如果再有黄飞红这个教官,那自己可真就要变成了一个彻底的穷光蛋了,随即低头瞧了一眼手中的仙玉,一双眼睛顿时瞪得溜圆,禁不住惨叫一声:“怎么会这样?”

     原来手中的仙玉竟然整整小了一圈,里面如烟如雾的元气也稀薄了许多,忍不住仰天悲呼道:“不是说好了可以支撑一个月的修炼吗?为什么用了一次就变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