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十三章:怎么就碎了
    一声轻响,声音不大却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就见那颗晶莹剔透的灵珠表面瞬间布满裂纹,随着一缕火焰冒出转眼便化成了一团灰烬。

     “怎么会这样?”眼见着那玉龟抬起头忧伤的看了他一眼,流着眼泪悲伤的沉入了玉匣。肖澜没来由的一阵心虚,好像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罪过一样。

     “为什么总这样?”自从来到天庭就诸事不顺,先是身份乌龙,接着分到三足金乌化作的丹药,导致自己火烧了大营,水煮了天河,现在可好,又把人家的宝贝弄坏了,一时间欲哭无泪,苍白解释道:“不****的事。”

     此刻,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肖澜和邱老道,便是那黄飚也是一脸的呆滞,吃惊的看着肖澜,心里已经将他划入了危险人物一类,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破坏之神,不管在哪里准保没好事。同时也在心里也默默为他默哀,要知道邱老道在天河大营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一块仙玉都能掰开用,你把人家的价值不菲的宝贝弄坏了,想想后果就有些不寒而栗。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珠子的主人邱老道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上下打量着肖澜,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一样。

     “道长,不****的事,好好的它怎么就碎了?”肖澜无力的解释着。

     邱老道看了一眼已经变成灰烬的珠子,眼中闪过一丝肉疼之色,旋即恢复了平静,看着肖澜问道:“你就是肖澜?”

     肖澜点点头。

     “是你火烧的大营,水煮的天河?”

     肖澜再次点点头。

     “你一顿能吃下一头牛?”

     肖澜一阵郁闷,却只好再次点点头。

     “原来如此。”邱老道点点头。

     黄飚看着邱老道平淡的反映,不禁一头雾水,暗暗奇怪今天他怎么改了肠子,不禁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因为灵珠被毁受了刺激,不无担心的叫道:“邱兄——,老邱——,邱老道——,邱杂毛——!”

     抬头看了他一眼,邱老道皱着眉头不耐烦道:“叫什么叫?我又不聋。”

     “邱兄你没事吧?”黄飚小心的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邱老道瞪了他一眼道。

     黄飚呵呵一笑,挠挠头道:“那就好,我还担心你的宝贝珠子碎了,怕你——。”

     邱老道好似白痴一样的看着他,摆摆手道:“怕我怎样?不就是一颗珠子吗,碎就碎了吧。”

     黄飚闻言下巴差点掉在地上,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哪个邱老道吗?这个铁公鸡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方,要知道这个平时一块仙玉都斤斤计较的家伙,自己价值不菲的灵珠被毁竟然能不动声色,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忍不住暗暗暗暗嘀咕:“今天这家伙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还是脑子出了问题。”

     邱老道被他瞧得心中不悦,不耐烦道:“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带你手下的这些新瓜蛋子到后面挑选功法去?”

     黄飚还要说什么,就见邱老道不耐烦的挥挥手道:“快去,快去,我这里还有正事要忙。”说完站起身对肖澜道:“小子,跟我来,我有些事要问你。”转身向殿内走去。

     肖澜忐忑不安的看了一眼黄飚,就见他也是满脸的错愕和无奈,忍不住低声道:“教官。”还没等说什么,就听邱老道却不耐烦的催促道:“小子还不快点?”

     黄飚无奈的摇摇头,忍不住看了一样邱老道,虽然他在宝贝被毁之后的表现诡异,可毕竟也身为天河大营的教头,即便是要报复肖澜,也不会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因此示意肖澜只管放心的随他去。

     一路小心翼翼的随着邱老道走入殿后,就看到颇为宽敞的一座院落,正中一座宏伟的藏经楼,想来就是收藏各种功法的地方。随着邱老道绕过经楼,走到西厢一座殿宇,只见殿宇上悬挂着讲经两个大字的牌匾。

     进入大殿,邱老道一挥手,殿门无风自闭,瞬间大典陷入一片静寂之中,肖澜的一颗心却砰砰乱跳,也不知道这个邱老道将自己带着这里究竟要打什么主意。

     示意肖澜在自己近前的一处蒲团坐下,邱老道笑呵呵的问道:“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把你带到这里?”

     肖澜一颗心七上八下,摇头道:“小的不知,不知仙长有何吩咐?”

     “你可知为何先前我那灵珠为何被毁?”邱老道笑眯眯的问道。

     肖澜听他这样一说,心神一颤,暗道果然是因为这件事,只是不知他要这样,因此小心的摇摇头,心中也隐隐好奇为什么轮到自己测试就能把那灵珠毁了。

     “全都因为你的身上的秘密。”邱老道目光炯炯的看着肖澜道。

     我的秘密?肖澜心头一紧,暗道:“莫非他知道了三足金乌的秘密?”强忍着震惊问道:“什么秘密?”

     只见邱老道两眼热切的看着他说道:“就是你异于常人的体质。”

     肖澜闻言一颗心才略略放下,看来他并不知道自己体内藏着三足金乌的秘密,却也忍不住的好奇的问道:“我的体质?”心想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虽然刚刚吃过仙丹,可那也是最差的一粒,能有什么特异之处?

     “你知道那个灵珠为什么会被烧掉吗?”邱老道问道。

     肖澜想了想不确定道:“难道是因为我体内的仙元?”

     “你身上没有仙元。”谁知邱老道兜头一盆凉水浇来,肖澜一惊,诧异道:“可明明那珠子亮起了红色的光……。”

     就听邱老道振奋道:“我是说你身上没有仙元,却有着比仙元更了不得的东西!”肖澜闻言心中一动,猛然想起肚子里的那个吃货,心想该不是死药渣说的什么本源之力吧?

     果然就听他说道:“我也不敢相信,你身上竟然存在本源之力,要知道这只有先天神灵才能拥有的力量,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天尊也是苦求不得的!”

     肖澜闻言一阵无语,总不能告诉他自己肚子里住着一个先天的神灵吧?要是告诉了他,看这他的兴奋劲,说不准会直接挖开自己肚子研究一番,只好摇着头道:“这个小的也不知,吃下仙丹就变成了这样。”

     “你倒是好命。”邱老道感慨一阵,吩咐道:“把手给我。”

     肖澜只好无奈地伸出了右手,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见邱老道抓住他的右手,双眼缓缓闭上,肖澜就感觉到从他的手上缓缓灌入一缕仙元,沿着经脉开始探查他的身体。

     肖澜不禁担心他发现自己肚子里的秘密,暗暗道:“死药渣,你可要藏好了,千万别把咱俩都害死了。”

     时间不长,邱老道睁开了眼睛,说道:“果然同我先前的猜想一样,你身上确实有先天太阳真火的本源之力,真是奇怪,从来还没有一个人能够拥有这种力量?”

     见他没有发现三足金乌,肖澜忍不住暗暗松了一口气,小心的问道:“道长,这个什么太阳真火的本源之力真有那么厉害吗?”

     “那是当然!”邱老道点点头道:“本源之力和仙元在天界统称为仙力,不同的是一个是先天所得,一个是后天所有。先天神灵大多都为天地本源诞生的生灵,因此从一出生便具有各自的先天本源之力,就好比青龙的木之本源,朱雀的火之本源,这些生灵自一出生就得天独厚,具有莫大神通,更容易沟通世界本源,因此往往都是法力通天。”

     肖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暗道怪不得死药渣每天臭屁的总说自己是先天神灵,原来还是真的。

     就听邱老道接着说道:“而仙元则庞杂了许多,但大体上来说都是后天修炼所得,不论是妖魔鬼怪还是凡人俗子,只要能潜心修炼,感应大道,都会在自己的体内诞生接近天地本源的元气,便有了灵气、妖气、魔气、鬼气等等,随着修炼日深,这种元气不断累积,总有一天会发生质变,也就是世人常说的渡劫飞升,一旦渡劫成功,体内的这些元气就会质变为更接近本源之力的仙元了。”

     看到肖澜听后若有所悟,邱老道又接着说道:“虽然仙元更加接近本源之力,但终究只是模仿本源之力,即便是修炼到极致,也不过同本源之力相似罢了,却无论如何也达不到本源之力的纯粹,自然就有许多不足,而你不知什么原因服下仙丹之后竟然直接得到了本源之力,起点之高犹在几位天尊之上,就算几位天尊也才堪堪将本身仙元转化为本源之力,真不知道是小子的运气怎么这么好,还没修炼就直接拥有本源之力,将来修行起来必将事半功倍。”

     “哪里是什么运气好,分明就是自己倒霉。”肖澜忍不住腹诽一句,想着自己被肚子里的吃货逼得每顿都要吃下惊人的饭量,顶着饭桶吃货的污名,还要为不饿肚子拼搏,只觉得人生再没有比这更悲催的了,更何况现在还不知道这种力量究竟是属于自己还是哪个吃货。

     “你想不想修行最厉害的功法,成为天河大营将来最厉害的人?”这时邱老道突然问道。

     肖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当然…。”

     “那你就拜我为师吧。”邱老道突然道。

     “这个……。”肖澜整个人都懵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心想这是怎么个节奏,自己怎么跟不上邱老道的思维,张着嘴巴不知该这样回答。

     “怎么,瞧不起贫道啊?”邱老道见状脸色阴沉了下来,冷笑道:“不拜师也可以,那就先跟贫道算一算损坏灵珠的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