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十二章:闪亮登场
    肖澜怎么也没有想到吃了一顿早饭,自己就成了新兵营的名人,几乎每个看到他的新兵都会主动同他打招呼,只是招呼的方式实在让人郁闷的想吐血。

     “吃饱了没有?”当黄飚也这样打招呼时,肖澜已经幽怨的像个怨妇,苦笑道:“教官你也取笑我?”

     “没有哇!”黄飚一本正经道:“能吃是好事,那是别人修不来的福!”

     肖澜闻言心情才略略好些,谁知黄飚的下句话却让他彻底崩溃:“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肚子究竟能装下多少东西?要知道午饭的标准也不差,用不用提前告诉伙房多给你留点?”

     肖澜闻言一言不发黑着脸走回队列,再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黄飚见状哈哈大笑,让不明所以的新兵们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什么事能让他这么开心。

     上午依旧是枯燥的队列训练,要求新兵们站成整齐的队列,在教官的号令下每一步都要整齐划一。刚刚吃过仙丹,许多新兵还不适应刚刚被改造的身体,一个简单的动作往往都会出现偏差,结果自然是招致教官的一顿打骂,便是肖澜也让黄飚踢了几脚,眼见着日头升到当空,号角再次响起,教官才宣布训练结束,带着他们出发去伙房。

     午饭虽然只有四菜一汤,但都是各种补充仙元的灵材制成,还没开动光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如果不是被人像猴子一样的围观,这种生活绝对会让肖澜满满的都是幸福。

     不过当所有吃完饭的新兵都围在自己身旁,相互打赌着自己究竟能吃下多少东西时,肖澜的这种好心情就荡然无存了。以至于最后伙房的仙厨们都跑了出来围着他啧啧称奇,一个个油光满面的比赛看他吃下谁做的仙食最多,那种食材他吃的最多,负责制作这道菜品的大师傅就觉得脸上有光,不住介夸奖他有品位。

     以至于在随后的日子里,围观肖澜吃饭就成了新兵营的一项固定节目,新兵们哄笑取闹,仙厨们则暗暗较劲,变着花样就是希望肖澜能多吃一些自己的菜品,这样在同行的面前脸上格外有光。这也导致了新兵的伙食标准在今后的日子里直线上升,食材还是那些食材,不过仙厨的大师傅们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拿出十八班武艺制作了一道又一道堪称经典的菜品。最后就连卞冲也舍弃了小灶,跑到新兵营这里混吃混喝。

     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肖澜根本就没在意过这些东西的味道,这些仙食对他来说就像是个过客,不管吃下多少,最终大部分都落进肚子里那个真正的吃货嘴里,而那家伙又从不挑食,什么都是来者不拒,至于美不美味,菜品精美与否却从不挑剔,不知道要是这些大厨知道了这个事实,会不会气得把肖澜用十八般武艺给煮了炖了。

     肖澜看起来吃得是酣畅淋漓,不够心里却是无比凄凉。为了肚子里的那个吃货,也为了自己不饿肚子,不得不顶上了新兵第一吃货和第一饭桶的污名。

     “尔等不通教化,不适修炼,皆草莽粗鄙之辈,纵服食大丹骤登仙籍,然根基全无教化不通,仙元浅薄,道行低微,纵有长生之体,若不能潜心修行,终不过还是粗鄙之人。”

     午休之后,肖澜一众新兵被领到一座大殿,说是要进行仙元测试,测试这些新兵的仙元属性。

     在一间挂着传功司匾额的大殿中,一名头发花白的老道正摇头晃脑对新兵们进行训谕。

     “吃神,这老倌儿说的啥,云山雾罩的怎么一句都听不懂?”杜二靠近肖澜小声的问道。

     肖澜白了他一眼,不满道:“别叫我吃神。”低声的将老道的话解释了一遍。

     “切!”杜二听完后鄙夷道:“这老倌儿就跟我们村里的私塾先生一个德性,好好的人话不说,竟说这些云山雾罩的昏话。”

     话音刚落,不知哪里飞来一只石笔正打在他的额头,就听老道沉声道:“哪儿来的村野鄙夫敢在传功司喧哗?”

     石笔不大可力道着实不小,肖澜眼见着杜二的额头瞬间便肿起一个鹅蛋大的包,整个人痛得鼻涕眼泪一把,捂着头蹲在了地上。

     “老夫邱道融最恨不懂尊师重道的粗鄙之徒!”惩戒了杜二,老道在台上冷笑道。一时间众人俱都噤若寒蝉,生怕邱道融的石笔找上自己。

     肖澜看着蹲在地上的杜二又好气又好笑,心想曾听人言,神仙大多修炼天耳通,你说人家坏话,人家用石笔教训你一下算是轻的了。

     “算了,都是不可雕的朽木,就算说再多也是无用,日后修行只能看尔等自己的造化了。”邱老道叹了口,伸手取出一个玉匣吩咐道:“尔等列队开始测试仙元。”

     众人看到他随手打开玉匣,就听一阵机括响声,匣中浮出一只玉龟,口中含着一颗透明的珠子,看上去晶莹剔透也不知什么材质制成。

     一名新兵在老道的指点下,将手放在玉龟刻有繁复符文的背上,就见那玉龟双眼灵动昂起****,口中的珠子渐渐亮起绿色的光芒,映画出无数树木和青藤的幻影,将整座大殿映照的如同森林一般。

     “薛五,木属,可为弓手、驭手、长矛,可至小琅嬛择青龙决、紫桑御玄决、玄木生化法、黎藤射日术一部修行。”邱道融神情无波道,旁边一名小道童忙记录下来。

     “去那边候着,下一个。”邱老道挥挥手道。有些不舍的抽回手,薛五还迷醉的看着四面墙壁映画出来的图案,在另外一名道童的带领下,站到了绿色的柱子前。

     这时另一名新兵也在邱融的指点下将手伸进了玉匣,整个珠子亮起白色的光芒,晃得众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睛。

     “刘子龙,金属,可披坚执锐为骑兵、长枪手、大戟士,可择白虎赤金罡、金煞辟魔罡、太乙锻金决、庚金神雷一部修行。”老道接着说道。

     接下来新兵们一个个开始测试,大殿之中随之亮起各色光芒,每个新兵经过这个神奇的玉匣测试之后都确定了自身仙元的属性,绿色的木系,白色的金系,红色的火系,蓝色的水系,黄色的土系,然后根据各自的属性站到对应的柱子下面。

     在测试的过程中,每个人将手伸进玉匣之后的表现却又不尽相同,珠子发出的光芒强度不一,色泽也是千变万化,有的绿色偏蓝,有的红色偏紫,但是邱融却总是能根据发出光芒的主色确定其仙元的属性。

     而每一种属性的仙元都有其对应的功法,比如木属就要修炼青龙诀等道法,金属对应白虎赤金罡等道法,火属对应朱雀歌等道法,水属对应玄武容海决等道法,土属则对应厚土镇山决等道法。当然其中也有些人的仙元属性不在五行之列,比如有个家伙将手伸进玉匣,那玉匣起先乌黑一片,突然亮起一道雷光,差点没把众人的眼睛闪瞎。

     而邱老道惊喜道:“张铮,雷属,可修先天赏罚神雷,可入雷部掌刑罚!”

     还有的家伙测试时玉匣升起一团雾气,说是什么云属,可为驭手等等,还有的家伙竟然闪出了嶙嶙鬼火,竟然是什么鬼属,弄得整个人像个孤魂野鬼一般,总之千奇百怪让众人着实大开了眼界。

     眼看着前面新兵一个个接受测试,肖澜抱着好奇的心态观看着,一边同符墨等人低声议论着,反正他们是最后一伍,肖澜更是吊车尾,因此一点也不着急,只是暗暗猜测着自己会是什么属性,不过想到肚子里住着的那个吃货,八成要被划入火属一列。

     每队一百人,每人测试要用上一盏茶的功夫,等到终于轮到肖澜他们最后的一伍,天色都有些暗淡了。符墨第一个走到老道身前,将手伸进了玉匣,一道墨蓝色的光芒亮起,整个大殿刹时变得阴森森的犹如鬼蜮。

     邱老道轻咦了一声道:“符墨,水属兼鬼属,可修玄武容海决、沧浪踏天法,亦可兼修鬼道功法,可为侦骑、弓手。”

     符墨看到自己惨淡的墨蓝色光芒,有些失望的摇摇头,一声不吭的站到了水属一列。

     在他下去之后,候憬第一个蹦到了老道面前,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进了玉匣,接着一道好不出奇的绿光亮起,就听邱融木然的声音响起:“候憬,木属……。”

     朱大常亮起的是浑厚的土黄色,就听邱融说道:“朱大常,土属,可修厚土镇山决等土系道法,可为刀盾手。”说完摆摆手示意朱大常下去,还在等待下文的朱大常有些傻眼,忍不住问道:“老神仙,这就没了。”

     抬眼看了好像肉山一样的他,邱融缓缓说道:“你这身子最适合刀盾手了,其他的就不用选了。”

     “不是说土属还能当骑兵吗,凭啥我就不能当?”朱大常争辩道。

     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邱老道揶揄道:“可以,不过你得先能找到肯驮你的天马才行,那些天马智慧不低,估计看到你这身形只怕早就跑得没影了。”众人看着朱大常那好像小山一样的体型,忍不住一阵哄笑。

     朱大常闻言顿时泄气,涨红着脸走向土属一系,边走边嘟哝道:“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没准就有那匹天马跟俺对眼了肯驼俺呢?”

     “要真有那么一匹天马,估计脑袋也是被别的天马的蹄子踢了。”邱老道不动声色的取笑了一句,又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接下来杜二的测试毫不出奇,归到了金系一列。看着面前再没有任何一个人,肖澜心中想到重头戏总是放在最后,现在老子就要闪亮登场了,昂首阔步的走向邱老道。

     当肖澜的手放在满是符文的龟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肖澜从容潇洒的一笑,满怀期待着等待着珠子亮起光芒。可旁边传来窃窃私语的议论声,却让他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

     “快看,轮到那个吃货了。”

     “你猜,他会亮起那种光芒?”

     “还用猜吗,肯定是绿色的。”

     有人忍不住好奇道:“为什么?”

     “因为他是饭桶呀,饭桶当然是木头做的。”引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也弄得肖澜一阵紧张,心想乌龟乌龟你千万别让俺亮起绿色,否则更加坐实了饭桶的称号。

     而此时,玉珠亮起红色的光芒,肖澜一颗心才略略的放下,心想自己肚子里住着三足金乌这个家伙,身体又被它改造过,如果不是火属才出鬼了呢。

     看着四壁映射的如同火焰燃烧的画面,肖澜静静地等待着邱老道宣告自己的仙元属性。然而就在这时,珠子散发的光芒却越来越亮,颜色也由红色渐渐变成了橙色,又由橙色变成发蓝的炽白色,周围空气的温度急剧升高,整个珠子刹时仿佛变成小太阳一般,散发着炽烈的光和热,肖澜心中隐隐有一股不祥的感觉,果然就在这时那珠子传出“啪”的一声轻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