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三十二章:吃货的新境界
    目瞪口呆之中,众人就看到肖澜如长鲸吸水般,将整条暴虐的火龙卷源源不断地吸入口中,身上的气息也随之节节攀升。前后也就不到二十息左右,原本蔚为壮观地火龙卷就被他首尾相连的吃进了肚子里。

     “靠!这样也行?”卞冲等人神情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整齐地响起了吞咽口水的声音,见过吃货,还没见过这种吃货,别人吃仙丹、吃灵食,这家伙直接吃元气,简直吃出了新境界。

     随着一阵晚风吹来,校场之上一片静寂,若不是随风而来的天地元气,是的被抽取元气的校场重新散发出生机,这里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没有了元气云卷的遮蔽,星空重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星光也随之播撒下来,映亮了一张张错愕惊讶的脸孔。

     卞冲的眼角剧烈的跳动着,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声势浩大的元气潮汐,会以这样匪夷所思的方式结束,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刻正若无其事地盘膝坐在哪里。

     “真想掐死他!”卞冲看着好像没事人一样的肖澜,强忍着掐死他的冲动,却也不禁感到有些奇怪,吞吃了如此巨量的天地元气,怎么没把这家伙给撑爆了?

     “哇靠,这也太生猛了吧?”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众人就看到徐大维此刻两眼冒着星星,一脸艳羡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这种吃法,不行,非要让这小子告诉我,到时候咱也试试!”

     卞冲闻言满脑子的黑线,恨不得也将这家伙一把掐死,摇摇头心想:“吃货的世界咱们永远也不懂。”

     此时肖澜的气息已经提升至令人恐怖的程度,就像一个随时都能爆开火药桶,猛然“嘭”的从他的体内传出一声闷响,唬得众人整齐地缩了缩脖子。

     就见肖澜“呃”的一声打了一个饱嗝,口鼻之间冒出浓浓黑烟,头发也随之根根竖立起来,气息反倒随之稳定了下来。

     “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此刻众人的脑中全是问号,将那么令人恐怖的火龙卷整个吞进了肚子却安然无事,肖澜的表现一再刷新着众人的认识。

     而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肖澜却是郁闷万分。先前三足金乌擅自改动朱雀决,而肖澜却又不敢相信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于是一个要求改回去,一个却又死活不肯改,这一人一鸟争执不休,直到新兵们引动了元气潮汐。

     最终为了不放弃这次难得修炼机遇,无奈之下的肖澜不得不开始尝试被三足金乌修改的面目全非的朱雀决,而这只死乌鸦也化身成了喋喋不休的大妈,在肖澜的耳边告诉他这段功法如何运转,那处真元该如何引导,让肖澜头大无比。

     “闭嘴,死乌鸦!”几次抗争无效,肖澜选择了最保守的方式,那就是对真元运行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每一段经脉,每一处窍穴都要经过反复试探,确保无误,才敢引导真元流过。

     这样一来,修行的速度自然就像是蜗牛一般缓慢,这也是为什么其他新兵都在元气潮汐中修为突飞猛进之时,他这里却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原因了。

     直至元气潮汐即将结束之时,肖澜才堪堪试探完最后的一处窍穴,完成了这改版朱雀决的第一次周天。

     三足金乌早在一旁欢叫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你就放心大胆的修炼,也不想想本尊是谁?可是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先天真灵之一!”

     “切,不就是一只永远长不大的死乌鸦吗?”肖澜对这个自吹自擂的家伙嗤之以鼻,心情却不免放松了下来,看来经过它改动的朱雀决最起码还练不死人,因此在修炼上不知不觉地放开了手脚。

     谁知这样做的结果却让他后悔不及,先前战战兢兢地尝试还没有什么,此刻随着修炼的速度突然提升上来,他体内的太阳真火就像是突然被放开闸门的洪水一般,呼啸着冲进了经脉,沿着这条行功路线一路高歌猛进,几个呼吸便完成了一次周天的运转。

     而随之,周围天地之中的火元气也被太阳真火引爆,经过一系列连锁反应,将这次元气潮汐残余的元气云卷也化作了火龙卷。更让他崩溃的是,此时三足金乌却突然操纵着他施展出了吞天决的神通,将整条肚子都吞进了他的肚子。

     肖澜此时感觉自己就像是快被撑爆了的气球,体内也不知储存了多少天地元气,想一想一口吞下的巨大火龙卷,肖澜欲哭无泪的叫道:“死乌鸦,你想害死我,快想想办法呀!”

     谁知三足金乌却不负责任地道:“能有什么办法?只管炼化了便是。”

     “死乌鸦,老子跟你没完!”肖澜被他气得牙根痒痒,却又毫无办法,看着体内巨量的天地元气,无力地发现似乎只有强行将其炼化掉,好像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也顾不得改动后的朱雀决有没有弊端,只是火力全开开始疯狂修炼。

     而此刻三足金乌却是一脸奸计得逞的坏笑,自言自语道:“好浓郁的火元气呀!你小子不就是不肯去跳火山下火海吗?嘿嘿,我就给你造一个把它们给你弄到肚子里,看你小子怎么办?”

     肖澜哪里知道自己被三足金乌给恨恨地算计了一把,苦力一般拼命运功炼化体内的海量元气,一个周天又一个周天,也不知道生生地将这改版的朱雀决修炼到了第几层。

     看着肖澜身上一道光华接着一道光华亮起,校场上众人的下巴都跌到了脚面上,长大了嘴巴口水流出老长,一个个都变成了呆头鹅。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他这是突破第几层了?”卞冲神情有些呆滞的问道。

     “好像已经六层了。”有人不确定的答道。

     “这他娘的哪是什么修炼,简直比吃大萝卜都简单!”卞冲摇头感叹道。

     听到他这句话,黄飚在一旁嘿嘿一笑道:“二爷,俺老黄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小子的修为不正是吃出来的吗?”

     “呃!”卞冲闻言一怔,想想还真是这个道理,这家伙吃仙丹,吃灵食,现在连天地元气都直接吃,简直就是吃货之中的极品,真不辜负当初自己送给他的天河大营第一饭桶的称号。

     一名教官神情郁郁道:“妖孽呀,看这小子突破,我怎么感觉自己这些年的修炼都嗅到狗身上去了?”

     一众教官和老兵闻言都心有戚戚,颇有同感的点点头。别看这小子就算是修为在突破几层,同在场的教官和先锋营的老兵相比依旧还是个渣,可是这家伙修为提升的速度却是让人瞠目结舌,谁敢保证将来这家伙还会保持这种突破的势头?

     而此刻卞冲早就忘记了当初想要掐死他的冲动,只是关心着他究竟还能突破到什么程度。今天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先是新兵们引动元气潮汐,开始集体突破,接着这小子却一口把剩下的天地元气都吞吃下去,开始作弊式连续突破,只不过前者的突破让卞冲为止振奋欣喜,而到这小子的突破确让人郁闷纠结。

     随着又一道光华亮起,肖澜的修为顺利提升到凝气七层,惊起校场上一片惊叹,而这家伙依旧在势如破竹突飞猛进着。不论新兵还是老兵见状都深受打击,尤其是哪些刚刚连续突破的新兵一个个幽怨的想到,这下可好,风头又被这个妖孽给抢了个一干二净。

     而此时,沉浸在疯狂炼化体内元气的肖澜还有一脸得意的金乌都没有注意道,在肖澜气海的上方那片空白的书页却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书页化作了一道柔和的光束,悄然进入了肖澜的经脉,随着真元的运转开始在他的体内四处游走,不知过去多久,书页再次出现识海的上方,而书页之上也开始时隐时现地浮现各种图案文字,随之肖澜体内大量没有被炼化的天地元气被吸引了过来,慢慢地在这张书页的后面凝聚出崭新的一页。

     上面如流水般浮现出一段段的文字,正是被持续肖澜修行的改版朱雀决,只是其中一些紧要之处,却在反复的变化,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不断的修改。

     而更令人惊异的却是,随着上面文字的变化,肖澜体内真元也随之悄然改变,而肖澜和三足金乌却对此毫无觉察,不知过了过久,上面的文字终于固定了下来,浮现出一篇同三足金乌改动过的朱雀决似是而非的功法,只是显得更加的高深和完善,随着一道朦朦的光芒亮起,整篇功法又全部消隐在第二张空白的纸页上,只剩下两张空白的纸页悬在气海的上方。

     记不清肖澜身上光芒究竟闪耀了多少次,当肖澜终于将体内的元气炼化完毕,从疯狂的修炼中恢复了过来,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此时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至于到了什么程度,对于肖澜这个修行菜鸟来说却自己都说不清楚。

     倒是三足金乌却是一头的雾水,按理按照肖澜先前体内元气的数量,若是全部炼化了,肖澜完全可以踏入筑基境界,可为什么偏偏停留在凝气大圆满,难道是自己的算计出了问题,却全然不知道肖澜体内的无字天书在凝聚第二页时抽走了大量的元气。

     凝气大圆满!卞冲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肖澜,这家伙还是人吗,一夜之间就能修行到这种程度,只差一步就能筑基,达到一名正式天兵的基本要求,要是每个新兵都同他一样,哪一年后的操演还有什么可犯愁的?卞冲忍不住这样想到。

     而此时肖澜也从劫后余生的感觉中恢复了过来,并没有因为修为的突破而欣喜,反倒是因为终于不会被体内的天地元气撑爆了而轻松了下来。

     长出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一卞冲为首的一群人,将自己紧紧地围在了中央,一个个目不转睛望着自己,心里隐隐地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你小子修炼完了?”卞冲小心翼翼的问道。

     肖澜老老实实的点点头,不过旋即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题,怯怯地说出了一段让众人下巴掉在地上的话:“二爷,哪个这次好像我一不小心,有连续突破了几层修为,不知道有没有仙玉的奖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