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四章:为什么这么小
    “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卞冲将事情的经过对肖澜讲述了一遍。

     听完卞冲的话,肖澜傻傻地站在那里,一颗心也跌入了谷底。

     没想到原本被选上天庭的人竟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家伙,那倒霉的家伙据说是长安城一个六品的守门将军,就因为吃醉了酒,在城隍雕像的脑袋上撒了一泡尿,说了些大不敬的话。结果天庭募兵司的神差找到城隍,让他带着寻人之时,城隍便故意带着神差找到与那家伙同名同姓的自己,于是就这样自己就被张冠李戴的带上了天庭。

     卞冲心中也十分郁闷,一次普通的征兵,却弄出了这样的岔子,不仅牵扯到一个有着地府背景的长安城城隍,还牵扯到了文昌星宫那边,如果直接将事情捅出去,地府那边的颜面不好看,文昌宫里也会有一些纠纷,更何况自己这个征兵总管也脱不了干系。

     更何况想起兄长日渐艰难的处境,卞冲不禁暗暗后悔方才为什么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偏偏听了独孤胜的话,谴人前去追查此事。忍不住在心里问候了一遍那个城隍的祖宗十八代,你说你一个小小城隍,人家喝醉了酒在你脑袋上撒了泼尿,大不了找别的机会报复回来也就罢了,可偏偏非要在天庭征兵这件事动手脚?

     卞冲现在想想脑袋都疼,让他这样一闹,不仅原本那个应该上天庭的城门守将,被拘押进了冥府成了孤魂野鬼,还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给弄上了天庭,虽然这家伙将来充其量不过当了一届小吏,可好歹也算是有些功名,现在可好,弄了一具尸体丢在妓院,整个长安城都传遍了,连皇帝都知道这个叫肖澜的书生死在窑姐的肚皮上,以后还让他如何参加科考?

     叹口气,心里再次问候了一遍那个城隍的所有亲人,卞冲只能想尽办法消除这件事的影响。

     想了想对肖澜说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就是一件乌龙,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给你些补偿送你回凡间,不过原来的身份是不能用了,但让你做一世的逍遥富翁还是可以的。”

     看到肖澜沉默不语,卞冲又接着说道:“还有一个选择,就是留下来,将错就错继续当天兵,不过要从最低级的菜鸟做起,你可要想清楚了。”

     听到还有机会留下来,肖澜眼前一亮,激动道:“不用想了,我决定留下来,我要当天兵,我要……”兴奋过头的他险些把要看仙女洗澡的说出来,幸好尚存一丝理智,及时收住了话头。

     卞冲看着他再次郑重问道:“你要想好了,回到凡间你能够享受一世的荣华富贵。而当天兵,不仅苦累还可能随时丢掉性命。”

     “不用说了。”肖澜昂然道:“同拱卫三界安宁的大任相比,荣华富贵又算得什么?不过是过眼云烟,为了三界的安宁,我宁愿放弃这些虚荣!”心里想的却是老子要吃仙丹,老子要长生不死。

     卞冲闻言点点头:“既然你有此抱负,卞某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让你失望,不过你若想留下来,至此后还需忘记你书生的身份,自今日起你便是长安城的守门官,天河大营的一名新兵。”

     肖澜此时哪还管了那许多,忙不迭的点头,只要能吃仙丹,别说是城门官,就是让自己当孙子都愿意。

     这时一旁的明月却对卞冲传音道:“卞兄如此处置只怕有些不妥。”

     卞冲传音道:“明月兄,此事绝非看起来这般简单,若真要是追究起来,小到那个城隍,募兵的神差,就是在下和家兄都脱不了干系。”

     明月知道卞冲兄弟的苦处,闻言点头道:“看来只好如此了,将来若是有什么麻烦,只管告诉我一声,明月绝不会袖手旁观。”

     卞冲感激道:“多谢明月兄高义!”

     转身对肖澜正色道:“肖澜,既然你决定留下来,切记要管好自己的嘴巴,不许透漏你的真实身份,否则后果怎样你应该清楚。”

     “属下明白。”肖澜答应一声,一颗心才算彻底放下。心里爱死了那个长安城的城隍,甚至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去给他上柱香,如果不是他公报私仇,自己也不能来到天庭。因此暗下决心,将来若是能出人头地,混出个人模狗样,说什么也要报答报答这位城隍。

     叮嘱了肖澜一番,卞冲正色道:“肖澜你现在就是天河大营辛字第十二行亥字第六十伍新兵,这是你的军牌。”

     就在肖澜准备接取军牌之时,卞冲再次问道:“你真得决定就这样舍弃荣华富贵?知不知道有多少神仙想要私自下凡,就是要去享受那种生活?”

     肖澜接过军牌,神情肃穆道:“在我眼里什么身份,什么荣华富贵都是浮云,从今日起肖某就是一名天兵。”暗自想到,傻子才放着仙丹不吃,长生不老不要呢?眼神热切的转向明月,心急火燎等着他给分发自己仙丹。

     谁知明月笑吟吟的看着他,不紧不慢道:“肖义士的胸襟着实让人钦佩,不过因你是最后一个领取仙丹之人,所以呢……。”

     肖澜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难道仙丹已经分没了,那自己的戏岂不是都白演了,努力平静气息道:“道长是说,这仙丹已没有剩余了?”

     “非也。”明月摇摇头。

     肖澜闻言恨不得上去踹他一脚,心里这个气呀,心想你说话就不能不大喘气,害得自己空担心了一场。

     明月神情有些古怪道:“因为你是最后一个领仙丹的人,所以你这粒仙丹于别人的有些不同。”说完从玉瓶中倒出一粒黑不溜秋毫不起眼的药丸来。

     “还好,还好。”肖澜听到明月的话,暗中松了一口气,不管怎样终究还有仙丹吃,可当他看到明月递过来的仙丹之时,顿时瞪起了眼睛,忍不住一声哀嚎:“为什么我的这么小呀?”

     没有了云蒸霞蔚的红光,没有了鸽卵的大小,自己手中的药丸只有一小捏,而且还黑黢黢的毫无光泽,除了浓重的药渣味道,哪里有半点沁人心脾的芳香。

     明月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笑道:“虽然小了点,却也是兜率宫的正品出产,功效绝不会差到哪儿去。”

     差不到哪儿去,也就是说比别的仙丹要差了。肖澜脸上一阵抽搐,心想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哇,好不容易留在了天庭,得到的仙丹却是最差的一粒。

     不过转念一想,虽然这枚仙丹的品质可能差一些,不过也好过什么也没有,只好捏鼻子认倒霉,拿起那粒丹丸便要放入口中。

     却听明月叫道:“且慢。”

     肖澜一愣,有些恼火的看着他,心想给我最差的仙丹也就算了,还要阻止自己服丹,到底想要干什么?

     就见明月笑道:“难道你小子就准备这样服下仙丹吗?”

     肖澜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疑惑道:“难道这粒仙丹不是用嘴吃的吗?”

     明月笑道:“你误会了,但凡第一次服用仙丹,都是有些讲究的,如果冒然服用,有时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肖澜也没想不到吃个仙丹还有什么讲究,因此问道:“不知服用仙丹有何禁忌?请道长赐教。”

     “这就要从仙丹的作用说起,丹之一道博大精深,仙丹的种类不下万种,有驻颜长生的,有提升法力的,各种用途不一而足,但是不论哪一种,每粒仙丹之中都蕴含着极为强大的仙灵之力,凡人服之一粒,必会被这种强大的仙灵之力冲击,肉体凡胎会随之破败,但又会在这种力量的作用下被修复,被重新修复的身体会变得更加容易接纳仙灵之力,这也就是为什么说服下仙丹便能褪去肉体凡胎的原因所在。”明月缓缓的讲解着。

     肖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就听明月接着说道:“但这种过程却又因人而异因丹不同,所以凡人服下仙丹的效果不同,同样的仙丹不同人服下,有的人能够一飞冲天仙灵凝聚,直指仙位大道,有的人却只能堪堪改造肉身不显神异。”

     肖澜听他一说心里不免有些发苦,没想到仙丹的药效还会不同,而自己偏偏得到的正是最差的一粒,那么吃下之后的效果自然可想而知,忍不住有些垂头丧气。

     明月继续说道:“当然服用仙丹的过程也是因人而异,有的人如登仙境********,有的人则如坠地狱要死要活,所以凡人第一次服用仙丹都要有个人照应,这也是为什么先前被派发仙丹之人都要跟着一名兵士的原因了。”

     想不到吃下仙丹还会出现不同的反映,肖澜暗暗祈祷道:“自己千万不要是那种如坠地狱的痛苦形状,最好是********那种。”

     明月沉吟道:“因你这粒仙丹比较特殊,所以贫道愿做你的护丹之人,若是有什么不妥贫道也能施以援手。再则若真是此丹毫无药效,贫道也好回去再向师父讨要一颗补偿与你。”

     肖澜这时才明白他的意思,原来是要亲眼看着自己服下仙丹,看看手中黑黢黢的药丸,心想该不是让自己为他试丹吧?不过想到若真是此丹没有药效,还能为自己再要一颗,心中打定主意,到时说什么也要想办法再讨要一颗,当下拱手道:“多谢道长费心。”

     在明月的引导下,肖澜走近了那片营盘,来到一间不大的营房中,只见室内中央放着一个蒲团,旁边一张小桌,上面糖水蜜酱一应俱全,小屋的角落还有一池清水,最为醒目的是在屏风后面还放着一个硕大的马桶,忍不住满头雾水,也不知这些东西都有什么用处。

     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思研究这些东西的用处,在明月的再三叮嘱下,脱去衣甲做到蒲团之上,小心翼翼的将那粒药丸放入了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