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二十六章:不可言
    醉眼乜斜的望着大营四角的神灯,伴着熄灯号角的响起,四盏灯光同时熄灭,大营陷入一片静谧之中,正是到了每日歇营之时。

     晚风徐来,一泓窄窄的弯月在天际明亮了起来,绝美的夜色,如仙子般在肖澜的面前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漫天熠熠地星光,还有那空中浮岛上摇曳的灯火,在天河的映衬下格外的动人,时而如流萤般从天际划过一道道流光,不知是什么人从天上飞过,肖澜忍不住的猜测,不知是哪位仙子正在奔赴黄昏后的约会,不知将来会是谁来赴自己的约会。

     “嘭!”的一声,一根木棍敲在他的额头上,就听邱老道在一旁斥道:“专心一点,我让你感受这片星空,不是让你在这胡思乱想的!”

     “呃。”肖澜老实的答应了一声。

     就听邱老道抱怨着:“你小子今天可真出息,一个人把先锋营六百人全干趴下了。这下好了,你这饭桶的名声越传越响,以后我还如何别人面前说是你的师父?”想想一帮人围在身边吵嚷,快来瞧呀,他就是饭桶的师父!不禁郁闷的想要吐出血来。

     肖澜闻言委屈道:“我能怎么办?二将军非让我比一场,就这样,当时我还没敢敞开肚皮呢?”说罢一脸苦闷,索性躺在传功殿的瓦面上。

     “怎么办,凉拌!”顺手又敲了肖澜的脑袋一下,邱老道说道:“起来,坐好!”

     肖澜只好老实的盘膝坐好,就听他问道:“知道为师为何今夜让你在这里看星河吗?”

     肖澜摇摇头道:“徒儿不知。”心里却在抱怨,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陪你一个老头子看星星,简直神经病,这么大的年纪还玩年轻人的调调!

     指着璀璨的星河,邱老道说道:“那是北斗星宫,这是紫薇星宫,还有那边的南极星宫。”

     “呃!”肖澜有些呆傻地随口应道,心想还真把自己当成三岁的小孩了,莫不是要讲星星的故事。

     “这些星域还有我们所在的天庭,其实只是这星河中微乎其微的一部分,而在外面还有更加浩瀚的未知之地。”邱老道目光深邃的道。

     “哦,好困呀!”肖澜忍不住偷偷地打了一个哈欠,实在想不明白邱老道为什么会对他说这些。

     就听邱老道继续说道:“当年本门祖师感悟星河,引星光注体,于菩提树下正果,修得天尊神位,便在冥冥之中感知在这浩瀚星河的未知深处,存在更加无上的本源大道。”

     天尊神位?肖澜听到这句话顿时来了精神,那可是跟太上老君一般的人物,只是不知道师祖会不会就是这三清当中的一位,想不到自己被邱老道逼着拜入的师门倒挺牛叉的,因此问道:“不知师祖是哪位天尊?”

     “嘣!”在肖澜的脑袋上又敲了一记,邱老道斥道:“听话听重点,你小子又在胡思乱想什么?祖师的名讳,将来自然会让你知道,不过现在还是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不肯说,那肯定就是在吹牛了。”肖澜腹诽道,不过却不敢再出声了。

     “本门祖师便依据这感知的无上大道,创出了镇派绝学传于弟子,因此每名本门的正式弟子都会获传三卷天书。”

     好牛叉的样子,肖澜不禁提起了兴趣,正式弟子都会获得三卷天书,不知那天书是个什么样子,不过既然敢叫做天书,想来定是了不起的东西,如果是怎样,自己的师门岂不是金仙满地走,天仙多如狗,想想就是盘古三位门下也没有这样的盛况,忍不住又怀疑起邱老道是不是在吹牛了。

     “本来,原打算等你根基稳固之后,为师再将这三卷天书传你,奈何世事变化,一场新兵操演打乱了为师的计划,为师不得不提前将这第一卷的天书传你。”邱老道缓缓说道。

     肖澜闻言一震,酒一下便醒了大半,忍不住对邱老道所说的天书充满了期待。

     邱老道此时转过头看着他道:“肖澜,若为师传授了你这天书,至此后你便是本门的正式弟子,切记不可做出有辱师门之事,否则为师必会清理门户!”

     肖澜挠挠头,心想到现在你还神神秘秘地不肯说出师门之名,却告诉自己不得作出有辱师门之事,哪什么才是有辱师门的事情呢?忍不住问道:“师父,不知本门何名何派?有何规矩,如何才算得不辱辱师门?”

     “这个?”邱老道沉吟一下道:“现在还不是告诉你师门出处的时候。规矩吗?咱们师门好像也没什么规矩。至于什么才是有辱师门之事,这个为师也不好说,总之只要你做了,为师就决不饶你!”

     什么跟什么呀这是?肖澜闻言满头黑线,不让做却还不告诉不让做什么?倒是这师门规矩挺好,就是没规矩,怎么听着这个师门都是不靠谱的样子。算了,反正这个师父也不靠谱,倒是先把那个天书弄到手才是正经,因此点点头道:“徒儿明白。”

     明白个啥?这时连邱老道脸上都忍不住一红,暗想本门确实少了规矩,做事全凭心性,自己的师父对此也是放任不管,要不然也不会闹出小师弟那档子事。

     咳嗽一声,邱老道正色道:“师尊在上,弟子邱道融今收不肖徒孙肖澜,按门中规矩只传道不传法,特授他天书一卷,请师尊授书。”

     话音一落,肖澜就感到盘膝而坐的邱老道整个人忽然变得飘渺起来,一道莫可名状的气息似乎连通了星河,无数繁星随之明灭闪烁,一道道星光如流水般垂了下来,在他身前慢慢凝聚成一卷书籍,上面各种图形文字时隐时现,让人难窥其貌。

     这就是无字天书,看上去倒是有些不凡,肖澜瞪大了眼睛紧盯着那那卷天书,却怎么也看不清上面究竟都记载什么东西。

     却见邱老道挥手一指,从他面前的那本书籍上分出一道星光落到肖澜面前,凝聚出巴掌大的一片空白纸页。

     靠!这分明就是白纸一张,哪是什么天书?肖澜愈发觉得自己被邱老道骗了,忍不住道:“师父,这就是天书呀,怎么就跟一张白纸一样?”

     邱老道瞪了他一眼道:“臭小子,真敢师门真法不敬!”说完挥手一拳打在肖澜的鼻子上,顿时便使他鼻血长流,就听邱老道不紧不慢道:“还需你一点精血进行星祭。”

     捂着鼻子,痛得他肖澜瓮声瓮气道:“干什么呀?”

     就看到鼻中流出的鲜血在星光中凝聚成了一团,随着星光的照耀逐渐变换,颜色越来越淡,似乎其中的杂质都被星光洗涤了出去,最后只留下黄豆大小暗金色的一点精血,隐隐地浮现出一只金乌的虚影。

     故意,绝对是故意!肖澜揉着酸痛的鼻子心想,有的是方法提取自己的精血,邱老道却非要在自己的鼻子上打一拳,分明就是惩戒自己刚才的话,这个师父实在太过分了。

     这时,肖澜就看到自己的那滴精血飞向那张白纸,落在上面如同一滴墨汁,开始晕染整片书页,让那纸页虚幻的影像渐渐变得凝实,最后变成了一张还是空白的纸页缓缓飞到自己面前。

     这是个什么东西?怎么感觉好像没有什么用处的样子,肖澜这般想到,伸手想要拿起看个究竟,谁知就在他的手同书页接触的一瞬,那页白纸却化作了点点星光钻进了他的手中,体内突然多出了一道莫名的气息,似乎自己同星河建立了某种神秘的联系。

     上下里外找了一遍,肖澜最终也没发现那书页究竟消失在什么地方,忍不住挠挠头道:“哪去了?”

     此时邱老道已将身前的一卷天书收起道:“去你的气海瞧瞧。”

     肖澜闻言凝神闭目内视,在气海之中首先看到三足金乌正抱着一大堆的美食正在酣睡,嘴角不时的露出满足的微笑,这个吃货,肖澜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继续四处寻找那张白纸的踪迹,就见在自己的气海中太阳真火化成的火海上方,一张巴掌大小的书页静静地漂浮在那里。

     跑到这里来了,肖澜神识靠近那张白纸,就见上面没有文字,也没有图案干干净净。

     “靠,还真是无字的!”肖澜暗骂了一句,忍不住想到,就这么一张破纸,无文无字能有什么鸟用?

     神识从体内退出,肖澜正要开口,就听邱老道说道:“你是不是要问我,为什么那上面没有字,为什么只有一张白纸?”

     肖澜摇摇头道:“我只的想问这个东西有什么用?看上去就是一张白纸。”

     邱老道瞪了他一眼道:“此天书乃是本门的根本大道,名曰不可言。”

     “不可言?”肖澜疑惑道。

     “对,不可言。既是不可明言之意,也是妙不可言之意。”邱老道解释道。

     肖澜却越听越糊涂,怎么感觉邱老道现在就像个神棍,说话云山雾罩的不明所以。

     就听邱老道继续说道:“此书所载就是那星河深处莫名的本源大道,而此道所显却又因人而异,看上去空无一物,却又蕴涵万千,所以祖师将其名为无字天书,就是因为每个人修习此无字天书所载道法完全因人而异,因此本门向来只传道不传法,就是因为有了这根本道法,能修成什么样子,却是都要看自己的造化了。”

     简直就是个神棍,肖澜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这是什么鬼道法,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愈发觉得上了邱老道的当。忍不住问道:“那要怎样才能修炼?”

     邱老道摇摇头道:“不可言,一切都要看你的道心了,若你能明悟自己的道心,天书自会显现道法,到时尽管修炼便是了。”

     “要是不能明悟呢?”肖澜问道。

     “那它一辈子对你来说就是一张废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