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二十四章:新兵即吾命
    如同往日一样,肖澜几人说说笑笑的走向伙房,在途中大家还猜测着今晚伙房又会准备怎样的仙食,取笑着肖澜的饭量。

     然而当他们靠近伙房时,却感觉到这里的气氛有些怪异,原本应该热闹的伙房大营,此刻却一片静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压抑的味道。

     “今天这是怎么了?”杜二忍不住的问道。

     倒是朱大常依旧没心没肺的笑道:“能怎么?还不是看到我老朱驾到,一个个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死一边去!”符墨骂了一句,皱着眉头道:“有些不对劲呀?”

     肖澜也是满心的疑惑,为何原本应该吵吵闹闹的新兵们,今天却都变成了乖孩子,这其中定有古怪。

     随着五人转过营门,就看到先前进来的新兵都老老实实的坐在桌前,低着脑袋大气不敢出,一个个就跟鸵鸟一样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

     肖澜环顾四周,很快就发现这一切的根源,原来在伙房的另一边,有一群人黑压压的占据了大片的桌椅,他们或坐或立,用充满压迫感的目光打量着每一个走进来的新兵。

     这些人看上去征尘未洗,好像刚刚从战场上经过长途跋涉赶到这里,他们尘土满面,衣甲无光,许多人的身上甚至还残留着暗红的血迹,一个个神情肃杀,全身上下透出一种铁血的味道,彪悍的气质,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百战的雄兵。

     如狼似虎的目光从每一名新兵身上扫过,让人不禁头皮发麻,身上不知不觉的生起一片小疙瘩。

     “呦,瞧瞧这些生瓜蛋子,一个个嫩的都能掐出水来。”一名虬

     髯壮汉鄙藐的打量着肖澜他们,怪声叫道,立刻引得众人轰然大笑。

     肖澜回头瞧了瞧身边的同伴,同他们相比,真就像是温室的花儿,显得青涩无比。

     这些人要么雄壮异常,要么精悍无比,每个人的身上都似乎充满了爆炸的力量,肖澜面前的一名壮汉,虽然身形看上去并没有朱大常壮硕,但肖澜绝对敢保证,如果他们两人进行重盾对抗话,被撞飞出去的一定是朱大常。

     这时就听一名军汉懊恼道:“老子在前线正厮杀得热闹,还想在用几个魔头的脑袋换些军功,结果大帅把咱们调回来,还要给这些生瓜蛋子当奶娘,着实恼人!”

     “就是,老子在前线快活着呢,一下子都被赶到这里,让咱们来哄小孩玩,非得让老子憋出病来。”有人在旁边说道。显然这些人对突然将他们从前线调回来的命令十分不满,开始抱怨起来。

     这时,一名将官模样汉子喝道:“你们两个憨货,都把嘴给老子闭上,军令如山不知道吗?大帅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给我乖乖地干什么!”两人闻言这才不再说话,但看向新兵们的目光愈发的凶狠了。

     这时侯憬低着头对身边的朱大常小声说道:“看来这些人就是先锋营的那帮家伙了。”

     朱大常咽了一口唾沫,小声道:“让这群牲口一样的家伙给咱们当教官,不是想要了咱们的小命吗?”

     这时杜二也凑过来小声问道:“你们说的啥?”朱大常和侯憬对视一眼,便将日间听来的消息讲了一遍。

     “前锋营六百精锐?”肖澜却饶有兴味的打量着这些人,一边看一边暗自赞叹,果然是精锐之师,光是往这里一坐身上的那种铁血气质就够慑人的。

     不想当他的目光从一名身材精悍的军汉身上扫过之时,那人也正巧往这边看来,两人目光相对,那人皱眉道:“小白脸,看什么看?”

     肖澜微微一笑也不以为忤,那人却不依不饶道:“小子,藐视上官是为无礼,按军规是要打屁股的!”

     肖澜却不卑不亢的笑道:“眼白下露,而瞳自上而下视是为藐,目正而眼白不露是为端,前者为凌,后者为敬,何来藐视一说?”肖澜的一席话说完,对面的先锋营的一群汉子大眼瞪小眼,没几个人能听明白什么意思。

     “你小子说的什么鬼话?”对面的军汉挠着头皮道。

     那名将官却有些意外的看了肖澜一眼,转头对那军汉道:“罗震哪罗震,让你平时读读书,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让个新兵几句话就给整晕了,丢不丢人?”

     叫做罗震的汉子脸上一红,瞪眼道:“是不是这个小白脸在骂我?”

     那将官摇摇头道:“人家可没骂你,人家是说他用恭敬的目光看你,你却说人家藐视,问你哪里藐视你了?”

     罗震脸色又是一红,瞠目道:“反正看我就不行!”却再没有继续纠缠下去,显然是怕肖澜再说出几句他听不懂的鬼话。

     摇摇头,那将官看了肖澜几眼便再没说什么。而符墨等一众新兵则悄悄地向肖澜竖起了大拇指,原本凝重压抑的气氛让他这么一闹,顿时变得轻松了许多,先锋营精锐造成的精神压力也减轻了不少。

     正在这时,伙房大营外突然传来一阵笑声,有人幸灾乐祸道:“罗震,早就劝你说过要当一个有文化,有内涵的天兵,你就是不听,怎么样现在吃瘪了吧?”

     罗震闻言两眼一瞪道:“谁呀,敢这么取笑罗爷?”

     “在我面前,你也敢称爷?”外面那人冷笑一声走了进来,却是卞冲带领着教官们走进了伙房大营。

     “哎呦我的娘哎!”罗震看到是卞冲,吓得扑通一声坐在地上,急忙告饶道:“原来是二爷呀,是小的嘴贱,该打!”说完身后便要抽自己的嘴巴子。

     卞冲挥手阻止了他,一双眼睛这些先锋营将士的身上一一扫过,似乎正在印证记忆中的面容。

     众人更是纷纷上前给他见礼,卞冲则一一亲热的打着招呼,他走到那名将官的身前,照着他的胸口擂了一拳道:“你们这群混蛋光顾着自己在外面风光快活,也不来看看二爷,是不是把老子都给忘了?”

     那名将官眼角有些湿润,急忙掩饰着笑道:“怎么能呢,大伙还等着二爷回去带领咱们冲锋陷阵呢!”

     卞冲上前给了这名将官一个熊抱道:“郭云,二爷真想你们这帮兔崽子!”

     众人闻言纷纷叫道:“二爷,俺们也想你呀,兄弟们都想着啥时候再能跟你拼拼酒!”

     “好哇,二爷也好久没跟你们这帮兔崽子拼酒了,来就来,谁怕谁呀!”卞冲哈哈大笑道:“今天晚上咱们就来个不醉不归,哪个要是熊了,就是这个。”说完做出了一个王八的手势。众人闻言轰然叫好,空气中似乎有着一种叫做情谊的东西在酝酿。

     这时跟随卞冲进来的几名教官也纷纷同这些先锋营军士打着招呼,而肖澜也发现这些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在面对独孤胜、黄飚几名教官时,显得格外的敬重,从他们的对话中才得知,原来他们也曾经当过这些军士的教官。

     随着卞冲的出现,原本先锋营军士身上的肃杀之气全部随之消融,一个个嬉笑着围在卞冲的身边,让肖澜几乎产生一种错觉,上一刻这些人还好像是冷冰冰的杀戮机器,下一刻却变成了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就在卞冲同这些人叙旧之时,令狐中却板着脸走到他的身后提醒道:“二爷,先办正事。”

     点了点头,卞冲看到身边围满了人,索性抬腿迈上饭桌,站在众上面挥手示意大家安静。

     就听他说道:“我知道你们都在纳闷,为什么将正在前线作战的你们突然给调回来,给这些菜鸟当教官?”

     “实话告诉你们,因为有人要在背后算计大帅,要让你们面前的这些新瓜蛋子,在半年后同三千道兵和三千妖兵来一场较演,”

     “就凭这些新瓜蛋子,准没戏。”这些人显然并不看好肖澜他们。

     卞冲点点头道:“对,若是他们输了,丢的可就是大帅和天河大营的脸面,你们说能让那些人得逞吗?”

     “不能!”众人声震云霄的齐声答道。

     有人大声骂道:“是哪个龟儿子在背后使坏,让俺去把他的脑袋揪下来当夜壶!”

     “到底是哪个混蛋,老子****仙人板板!”众人一时群情激奋骂声不绝。

     站在桌子上的卞冲双手向下压示意众人安静,环顾四周道:“你们看看这些菜鸟,他们没有修行的根基,让他们同三千修炼有成的道门弟子,还有三千妖族的精锐较量,你们说他们有胜算吗?”

     先锋营的众人闻言纷纷摇头,而肖澜等人却是面红耳赤,更加地不好意思抬起头来。

     卞冲接着说道:“所以大帅让你们给他们当教官,为的就是让你们在最短的时间把他们训练成一只虎狼之师,打败灌江口和两界山的新兵,你们有没有这个信心?”

     “有——!”寥寥几声回答,还有人喊了一半便戛然而止。

     “看看,连你们都知道这是几乎不可能。可越是不可能就越需要你们去做,因为你们是打不烂摧不垮的先锋陷阵营!今天二爷就把这些生瓜蛋子交给你们了,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年之后要还给我一支百战雄师。不然你们也就不用再回来了,这是我的,也是大帅的命令!”

     “是!”郭云这时一挺胸膛道:“弟兄们,先锋营怕过了,当年两千人死守函谷,不也是让十万妖魔不得前进半分,不就是训练新兵吗,就算这条命不要了,也要把他们操练成百战雄师!”

     话落众人轰然答应,肖澜等新兵却是脸色一白,知道在天河大营的好日子到头了。

     此时就听郭云大喝一声:“先锋营集合!”

     如同一阵风,在肖澜等新兵惊诧的目光中,原本乱作一团的先锋营,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排成了整齐的队列。

     郭云走到队列之前,高声道:“听我口令,先锋营今天正式接手天河大营新兵训练任务,每一名先锋营将士要用自己的生命起誓!”

     “我起誓!”众人高喊一声,整齐的举起右手。

     “新兵即吾命!”

     众人接着喊道:“新兵即吾命!”

     “命可弃,新兵不可伤!”

     “命可弃,新兵不可伤!”

     众人齐声高喊声震九天,让肖澜这些新兵也感觉到胸中好似有一团烈火在燃烧,热血沸腾的恨不得跟着齐声高喊。

     而此刻的卞冲却反复的念叨着:“新兵即吾命,命可弃,新兵不可伤!”眼底不觉有些潮湿,知道先锋营这六百勇士,准备为三千新兵的训练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