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野鸡也有化凤时 第二十七章:见面礼
    直到临睡之前,肖澜也没弄明白这张空白的书页有什么用处,愈发坚定了邱老道就是个神棍的想法,折腾到半夜,这才酒意上涌迷迷糊糊的睡去。

     就在酣睡之际,他去不知道此时,在他气海之中三足金乌却睁开眼睛,疑惑的四处打量。因为就在它沉睡之中,感到肖澜的体内突然多出了一股莫名的气息,竟似乎能够修复它本源受到的伤害。

     要知道本源受伤可是大道之伤,非更高层次的大道不能修复,而现在竟然有东西能够修复这种伤害,虽然这种修复微乎其微缓慢之极,却也足以让它惊骇无比。

     “这小子究竟搞了什么鬼?”三足金乌开始四处查看,直到目光锁定在气海上方悬浮的那张书页之时,才感觉到其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波动。

     “这是个什么?”三足金乌好奇的飞了过去,围着空白的书页转来转去,小脑袋里面全是疑问。

     打量了半天却丝毫没发现任何出奇之处,说它是法宝吧,丝毫没有任何宝物的禁制,也没有元力的波动。可要是说是普通的书页吧,上面偏偏存在着高远缥缈的气息,让人说不清道不明。

     “把它吃到肚子里,会不会更好的修复自己的伤势?”三足金乌忍不住想到,试着用爪子扯了扯,却发现这张看似平常的书页却柔韧异常竟然扯不动,而自己锋利的爪子也不能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

     “我就不信了!”三足金乌开始用力的撕扯,却丝毫不能撼动书页半分,于是三足金乌又撕又咬折腾了半天,那张书页依旧安静的悬浮在那里,上面甚至连它口水都没有沾染半分,散发为微弱的光芒,似乎在嘲笑着三足金乌的自不量力。

     而熟睡中的肖澜自然清楚,此刻在自己的气海空间,三足金乌又是神通又是法术,围着书页折腾的不亦乐乎,甚至最后放出太阳真火来,依然拿这书页毫无办法,直到筋疲力尽大道之伤险些发作,才不得不无奈地放弃了。

     而就在它落回原处即将再次陷入沉睡修养之时,那片书页空白的页面上闪过一道流光,浮现出无数的符文,很快又消隐不见,似乎将三足金乌方才所用的各种术法记载了下来。

     茫然无知的肖澜一觉醒来,就发现今天新兵营的气氛格外的压抑,新兵们没有了往日的轻松活泼,一个个都成了规规矩矩的好宝宝。因为自打新兵睁开眼睛开始,那先锋营的六百老兵出现在面前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些家伙一个个神情严肃目光严厉,把新兵们一个个都瞧得战战兢兢,唯恐自己做错了什么,一个个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就在赶往校场的路上肖澜遇到了黄飚,这家伙一脸的幸灾乐祸,对着肖澜小声笑道:“小子,今天你们就自求多福吧。”让肖澜一阵腹诽,心想什么人呀。

     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集合完毕,新兵们一个个规规矩矩的站在校场不敢稍动,不一时就看到郭云代替独孤胜出现在点将台上。

     “大帅把你们交给了我们先锋操练,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听从我的命令!”没有什么开场白,郭云直接说道。

     “你们每一伍都会配备一名先锋营的老兵做教官,他们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必须做什么,听明白没有?”

     新兵们齐声高喊道:“听明白了!”

     “好!”郭云点点头道:“现在先锋营的兄弟开始选择新兵,一人一伍!”说完直接走到台下。

     “这也太粗暴了吧!”肖澜这些新兵顿时都有些傻眼,不同于卞冲和独孤胜每次都要训话,这个郭云却干脆直接一句废话都没有。

     郭云话音一落,校场上想起整齐的脚步声,六百先锋营老兵排着整齐的队列走近新兵的队伍,每到一伍便有一人停下脚步,也就不但半盏茶的功夫,每一伍的新兵前面都站着一名先锋营的老兵,整个过程中,这些老兵没有人说一句话,只是穿着簇新的衣甲笔直站立打量则面前的每一名新兵。

     郭云的声音再次响起:“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你们的教官,你们的生死就由他们负责了,下面互相熟悉一下。”做事的风格还是这么直截了当。

     “我叫曹鹏,以后就是你们这一伍的教官了,你们自保名号,免得以后弄错。”站在肖澜面前的是一名颇为英俊的年轻士兵,依旧延续着郭云的办事风格。

     “教官好!”肖澜等人毕恭毕敬的敬了一个军礼,符墨首先说道:“天河大营辛字十二行亥字六十伍新兵伍长符墨!”

     “新兵杜二!”

     “新兵候憬!”

     “新兵朱大常!”

     等到肖澜报名之时,曹鹏却制止道:“我知道你,能让先锋营丢脸的新兵没有几个。”

     肖澜闻言脸色一黑,开口想要解释几句,却听曹鹏说道:“别担心,你赢得干脆,我们输的心服,先锋营不是输不起。”

     “听我口令,让新兵们挑武器!”这是就听郭云的声音再次响起。新兵们闻言一阵激动,毕竟来到天河大营一个月了,唯一发过的武器就是一面训练用的重盾,因此一个个充满了期待,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一件什么武器。

     听到郭云的命令,先锋营这些老兵整齐地后退一步,同一时间抖动袖口,就听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每个人的面前都多出了一垛堆满了色刀枪剑戟等各色武器堆。

     这些兵器或闪动着五彩的光芒,或者散发着浓郁的杀气,一个个宝光流动,看上去就知道都是不同凡响的宝物,瞬间吸引了所有新兵的目光,让他们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郭云走到队列中大声道:“所有的新兵听清楚了,我给你们一百息的时间,让你们挑选一件武器,过期不候,现在开始!”

     早就瞧得两眼发直的新兵们如群狼一般扑了上去,在兵器堆中七手八脚的寻找喜欢的兵器。

     肖澜这一伍的侯憬最是眼疾手快,郭云的话音刚落,这家伙早已瞄好一件宝贝,众人还在寻找之时,他已经从中拽出了一条五花六色的长枪,只见这条长枪珠光宝气上面镶满了各种宝石,一看就知价值不菲,抱在怀中爱不释手,而曹鹏见状却是微微摇头。

     朱大常倒也直接,上前在兵器堆里一顿划拉拉,从里面拎起一对宣化大斧,掂了掂分量满意的走到一旁,犹如半张桌子大小的两把巨斧,配上他壮硕的身材倒也般配。

     杜二相对就要精细了许多,在兵器堆里专拣匕首短刃一类相互比对,一时间也没个定数。符墨却则是在长刀利剑上下功夫,慢慢挑拣却是一点也不急。

     而是肖澜却是两眼抹黑,拿起这个又放下那个,一时间实在不知选什么好。其实这挑选兵器也着实难为了他,想他一介书生,哪里用得过兵刃。这一大堆的兵器,到有一大半都不认得,别说是叫出名字,就是见都没见过。现在让他挑选,脑袋立时就大了。

     “这个太重了,不行。”肖澜摇摇头放下一柄大剑。

     “这个太长了,不行。”又随手拨开一杆长枪。

     “这个有太短了,也不行。”将一根分水刺扔在一旁,左挑右捡一时拿不定主意。

     拿起一把宝刀,看了一下锋刃又摇了摇头:“这个太锋利了,容易伤到自己。”

     “这是个什么的东西,怎么这么多刺,也是不行。”

     眼见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杜二和符墨也也已各自挑选好了兵器站到一旁,杜二选得是一大一小两把匕首,而符墨则挑选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只有肖澜一个人还在兵器堆中挑挑拣拣意思拿不定主意。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百息的时间转瞬将逝,连曹鹏都已准备随时将地下兵器收起的准备。

     “咦!这又是个什么东西?”正在这时肖澜的眼前突然一亮,忍不住的欣喜道:“这东西好哇,不长不短,没有锋刃也没有勾刺,拿着趁手用得放心。”

     说完拎起一堆铁锏来,掂掂重量感觉蛮重的,不过还是点头道:“嗯,就它了。”而此时恰好郭云的声音传来道:“时间到!”

     老兵们也不管还在挑拣的新兵,而是长袖一挥,瞬间便将地上的兵器收取得干干净净,只留下那些还有挑选到兵器的新兵们两手空空的站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肖澜吐了一下舌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刚才要是再耽误一会儿,只怕就要跟这些人一样,此刻一脸的懵逼,肠子都要悔青了。

     这时郭云说道:“别说我们小气,这些兵器是先锋营送给你们新兵的见面礼,不过有些人没有按照规定的时间完成,那么作为惩罚,他们就没有资格得到这份见面礼了!”

     所有没有得到兵器的新兵们立刻一阵哀嚎,早知如此当时随手抓上一件便是了,结果就因为自己一时拿不定主意平白的错过了这次机会,心中懊恼不已。

     此时就听郭云继续说道:“这是我给你们上的第一课,所谓军令如山,我给你们的机会稍纵即逝,如果你抓不住,错过了便永远错过了!”

     肖澜同杜二还有符墨三人相互望了望,都看出彼此眼中的庆幸,这是曹鹏在一旁冷笑道:“战场之上战机转瞬即逝,若是优柔寡断只能错失良机,希望这次的教训你们要铭记,免得以后错过了更重要的机会,平白的丢了性命。”

     肖澜等人闻言俱都沉默无语,默默地体会着他的话。

     这是曹鹏看了一眼他们一眼道:“其实这次这么做,不光是为了让你们明白军令如山,战机稍纵即逝的道理,也是通过挑选兵器,查看你们的秉性和特点。”

     说完转身对侯憬说道:“你能第一个就挑选出兵器,说明你善于观察反应机敏,将来适合哨骑。不过你所选兵器华而不实,只重价值证明你心中贪念极盛。”

     看了一眼朱大常道:“你不错,能根据自身特长挑选兵器,也算有眼光。以你这身量,将来比为披坚执锐的先锋锋刃。”

     转身对杜二道:“至于你,喜欢匕首短刃,将来倒适合做些刺杀的事情?”杜二闻言咧嘴嘿嘿一笑,看上去人畜无害,曹鹏摇摇头道:“我若没猜错,你看似平常,却是心狠手辣之辈。”

     “符墨行事审慎,挑选兵器有条不紊,对时间把握恰到好处,可见做事稳妥谋定后动,不可多得。”

     连续点评几人的表现,可轮到肖澜却皱起了眉头道:“我看你对兵器好像并不熟悉?自己都不清楚用什么。好在运气不错,最后竟将我这些战利品中最好的一件挑走,不知是你的运气好呢,还是我的运气太差?”

     肖澜闻言尴尬一笑,没想到自己拈轻怕重,反倒选了最好的东西,只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一对铁锏,却看到它黑黝黝的毫不起眼,实在不知道它珍贵在哪里?

     “这对儿铁锏是我当年从一个大妖的手中得来,一直跟随着我,是我早年所用的趁手兵器,既然你看上了它,说明此锏同你有缘,若你要有兴趣,不妨随时找我,我会将我所习的锏法传你。”

     肖澜听到后大喜过望,刚想答应,猛然间想起一个问题,小心的问道:“教官,那个,不知向你请教锏法收不收费?”

     “你说呢?”曹鹏微笑看着他,悠悠道:“这世上可有免费的午餐?”

     肖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