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回家
    风水师与鬼王爷第七章

     当天夜里刘琅和胖婶睡在亮亮旁边的病床上,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她蹑手蹑脚的下了地,跑到了人贩子的那个病房,守门的警察睡着了,她偷偷的跑了进去。

     人贩子被头上和右手上都绑着绷带,身体被绳子死死的固定在床上,额头上算是虚汗脸色惨白,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眼睛紧紧的闭着,感觉应该是在做噩梦。

     刘琅蹲下藏在桌子后面悠悠的说道“是你杀了楠楠?”

     人贩子的眼睛突然睁开“楠楠,楠楠,你是楠楠?你不是楠楠,你是谁?”

     “杀人偿命,你自首我让楠楠放了你。”

     “自首不是个死?”人贩子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我不会自首的,我杀了他儿子,我杀了他儿子,哈哈………,哈哈,我杀了他儿子。”

     “你杀了谁儿子?”刘琅感觉这人贩子精神似乎有些不正常了。

     “我杀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早就不想活了,你杀了我啊,你杀了我啊。”

     刘琅记得白天人贩子那绝望的眼神,不知道他是在故作镇定还是真的已经放弃了,这时小鬼从刘琅的体内废了出来“主人,让我弄死他吧。”

     楠楠出来带起一阵阴风,那人贩子似乎感觉到了,对着空气喊到“你杀了我啊,你杀了我啊就永远都找不到你的父母了。”他看不到楠楠,也听不到楠楠说话,但是他仍然拼命的看着四周。

     楠楠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冲到人贩子头上喊到“你告诉我我爸妈是谁他们在哪?他们在哪?”

     人贩子哪里听得到他说话,刘琅看着楠楠的样子真是有些心疼,心中对人贩子的恨意又多了几分,这到底是多大的仇怨让他如此的对待一个孩子,她站了起来走到人贩子旁边“楠楠的父母在哪,楠楠的尸骨在哪里?”

     人贩子死死的盯着刘琅“是你,原来是你,是你……。”

     刘琅一只手卡在人贩子的脖子上,死死的瞪着他“说。”

     “咳咳咳……,咳……,说什么?”

     刘琅手上又紧了几分“别装傻,我问你楠楠的尸骨在哪?他的父母又是谁。”

     “门口就是警察,杀了我你也跑不了。”

     刘琅却不吃那一套“我才十岁,杀了你我不犯法。”

     “那你杀了我啊。”

     人贩子在赌,他料定刘琅不敢杀他,他杀过人知道那个痛苦挣扎的过程。

     刘琅的手死死的扣在人贩子的脖子上,看着人贩子的脸由红变紫,她的手在颤抖,觉得身上的力气正在被一点点的抽离。

     腿上一软刘琅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呼……,呼………。”

     人贩子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咳……,咳咳……呼……咳……呼………。”

     刘琅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病房,一个人坐在昏暗的走廊里,一直待到太阳升起。

     打扫卫生的阿姨看见刘琅坐在这里就问“小朋友,你在这做什么?你是哪个病房的?”

     刘琅回过神来“啊?我,我是那个病房的。”刘琅回到了亮亮的病房,爬回床上直接睡着了,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八九点钟了,赵姓警察就坐在她的旁边。

     刘琅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叔叔,那人贩子能判几年啊?”

     “他没有前科,对亮亮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邢应该不会太重,加上我们现在不确定他有没有精神问题。”警察的意思就是应该不会重判。

     胖婶打水回来,看见警察在这就问“警察同志,我们能是不是能回家了啊,你看这住院费挺贵的,一家人在这吃喝都是钱呐……。”

     “你们能走了,之后有什么事再联系你们。”

     “哎哎,谢谢警察同志,谢谢警察同志。”

     胖婶和李二叔忙着收拾东西,亮亮凑到刘琅旁边“嘿,你想啥呢?”

     刘琅看了一眼亮亮“没想啥,我出去一下啊。”

     刘琅又去了那个杂物间“楠楠你出来。”

     楠楠从刘琅的身体里出来“主人怎么了?”

     刘琅舔了舔嘴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你和那人贩子的事我不管了,你愿意干嘛就干嘛。”说完转身就走,这事她想了很久了,将心比心,不恨她也做不到。

     回到病房之后刘琅就跟着胖婶一起收拾东西,也不说话,没一会就听见一阵吵闹的声音,没一会就听到警笛的声音。

     “这是咋滴了?”

     胖婶想出去看,李二叔拉住她“别就想着凑热闹,赶紧走,别再出啥事。”

     刘琅跟着李二叔一家从医院出去,直接找了个三轮车去火车站,火车上李二叔偷偷的出了两口气“听说那人贩子出事了,咱们走慢了没准还得留几天。”

     胖婶有点一惊一乍的性子,还特别的八卦“那人贩子出事了?出啥事了?之前就听说他有精神病,不会是真的吧,你说他一精神病大老远跑过来偷孩子………。”

     刘琅一直望着窗外,她能感觉到自己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楠楠已经回到了她的身体里,只不过她什么都没问,她不知道怎么问。

     在临江县下了火车,一家人直接找了个三轮车回了团结村,从三轮车上下来刘琅就往家跑,这两天忙活的她都忘了大伯就是这两天吧房子和地都给卖了的事。

     跑进院子就看见一简单的灵堂,两根木棍搭在围墙上简单的支了一个棚子,奶奶的尸体孤零零的躺在那里,身上穿的是奶奶早就准备好的寿衣,木板上连个褥子都没有,身上也没有被子,周围更是连个上香的香炉都没有。

     李二叔跟进来看见这情况眉头一下子就拧到了一起“这刘老大也太不像话了。”把手机的东西放在地上和胖婶说道“你在家照顾孩子,我上街买点东西去。”

     “慢点,早去早回。”

     刘琅慢慢的向前,走到奶奶旁边坐了下来望着奶奶那有些变形的脸颊发呆,看见刘琅的样子胖婶叹了口气,打发亮亮回家送东西,自己在旁边守着。

     一个多小时之后李二叔拿着些丧葬用品回来,刘琅亲自给奶奶铺了褥子盖了被,上了三炷香,跪在那里烧纸钱。

     胖婶看的眼泪汪汪的,嘴里说着“这老太太还有俩儿子呢,最后还得孙女……,你说这………。”

     这是大门外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刘老大把房子卖给我们家了,给你们一晚上时间搬出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