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通缉令
    “哼!”

     中年人再次冷哼了一声,他刚刚并没有做什么准备,在一个四级御炉师面前,他实在没什么好准备的。

     当能量针袭来时,他才有所动作,左手食指根部微微一亮。

     一股庞大而无形的能量像一道波纹一样扩散出去,根本没有能量凝聚的时间,那波纹迅速扩大并与那无数枚能量针碰在了一起。

     “噗噗噗……”

     所有的能量针居然都被震碎了,化为无形的空气消散在空中,而那波纹仍然向外扩散,碰到围观的群众,对他们也没有一丝影响。

     那波纹同样扩散到伊洛身边,并从他身上穿过。他没有任何不适,但他惊出一身冷汗,因为他在波纹里感受到了一丝丝微不可查的念力,也就是说,这个波纹是在对方控制之内的,这个看似防御性的能量是可以转化为攻击的,如果对方有杀意,自己估计抵挡不住吧?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生命受到威胁的状况了,不敢再轻举妄动,想要说什么,可不知如何开口,这中年人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念你受丧子之痛,不追究你冒犯之罪,你儿子也是先杀的人,相信你能判断出来,所谓一报还一报,望你好自为之!”

     “时丫头,走!”中年人拉上时姓少女,飞身而起,脚在虚空中一点,便带着两人升到十米空中,急速飞走,留下一片惊叹之声。

     中年人飞走后,伊洛久久不能言语,他刚到的时候以为对方是个四级御炉师,可能量针被对方那么轻易的化解,完了能量波纹还没有消失,这是能量级的碾压。起码能量高一级才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那么对方至少是五级御炉师。

     可看到他不借助任何工具御空飞走,他才知道这人最少都是六级御炉师啊,可笑刚刚还攻击对方,难怪他这么狂,原来是有资本啊。

     不过无论是谁,想要包庇杀了自己儿子的凶手,都不行,伊洛阴沉着脸,对身后的卡伊尼吩咐道:“吩咐人严密盯紧几个出入口,以及镇子上空。另外多盘查一下进出的商队!让情报组将那小子的情况收集起来,要连他吃的馒头的牌子都给我找到,明天早上,我在办公桌上一定要看到!”

     “是!”卡伊尼躬身应道。

     独自回到办公室,伊洛有些心绪不宁,心中舅纠结着。但回想起威利的音容笑貌,他一咬牙,转身走到墙上的一幅画前,掀开它,后面有个小洞,里面有个六角转盘,他伸手转动了下转盘。

     “咔咔咔!”

     一阵机关声响起,画旁边的半面墙连同柜子一起向旁边移动了两米距离,露出了一个暗门。

     伊洛迈步走了进去,经过一段向下的匝道,伊洛来到一个宽敞的大厅。

     大厅四周的墙壁上点着数盏魔纹灯,稳稳地照亮整个空间。这里除了一个桌子几张椅子,就只有正中的一个半人高的仪器。

     来到机器前站定,伊洛伸手开始在上面操作,很快一个立体的三维光影悬浮在机器上,显示的是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者,一脸慈善的笑容。

     “哦,是伊洛副会长啊?找我什么事啊?”老者虽看起来苍老,可精神却不错,笑着问道。

     伊洛整了整衣容,肃然道,“尊敬的玛西尔执事,抱歉打扰到您,又要麻烦您件事儿了!”

     “说吧!伊洛副会长,通讯仪的能量消耗可是不菲啊!”玛西尔淡淡笑道。

     伊洛赶紧微微躬身道,“对不起玛西尔执事,我想发布一条通缉令。”

     “在什么范围内通缉?对象什么能力?”玛西尔例行问道。

     “在摩尔周围五十个城镇内,对象是个刻纹者,基本没有自卫能力,不过被一个六级以上御炉师接走了,这是他的影像。”伊洛不敢怠慢,更不敢有所隐瞒,全部如实奉告。

     末了,他激活手上的一个炼炉,一道光影从里面射了出来,形成一个人的影像,正是卡恩。

     玛西尔摸了摸花白的胡须,慢悠悠道,“这样啊,那个御炉师的能力不是他本人的能力,但将其借走定然有所关联,你这个通缉的花费不少啊,记得你想要用积分换购一瓶精念剂的吧?”

     精念剂,念力修炼中级药剂,使用后可以精炼提升念力密度,从而冲击瓶颈所用,成功率三成。帕克大陆上通用的念力修习方法,绝大多数都是冥想法,一些势力珍藏的念力修习方法也是脱胎于冥想法居多,这种方法修习出的念力,密度一般不高,遇到瓶颈,如果可以提升下念力密度,突破的可能性非常大。

     精念剂啊,自己攒了好多年的积分!伊洛心痛的不行,不过想一想威利,昨天还一起吃的早饭,这会就天人相隔,他甩了甩头,似乎要将那种不舍丢掉。

     “我决定先通缉此人!”伊洛斩钉截铁道。

     “好,这就帮你登记,稍后你将这小子的所有信息传给我,我会转交元裁部分。如果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再会!”说完,玛西尔的立体影响消失在通讯仪上方。

     摩尔小镇北边的悦来旅店零零一号套房会客厅

     “喂喂喂,老头啊,你真的确定这是你们第五家的吗?而且还开瞳了?”时姓少女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少女此时已经不再关心这小子比自己开瞳时间早,她似乎不是非常在意,反而对身份问题和开瞳本身好奇起来。

     中年人将卡恩放置在会客厅的躺椅上,然后来到桌子前坐下,喝了口水,淡淡道,“如果连族人都可以看错,我第五道成也没脸回家了。”

     “嘻嘻,那是,老头你的眼光那是很准的,那你快点告诉我,他的瞳术是什么,好玩吗?”时姓少女也笑嘻嘻的凑过来,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第五道成无奈的看着少女道,“好玩?这瞳术可是人的隐私,同族之人都不好随意大听的,你还真是……”

     “诶呀,不要这么小气嘛,快说啦,快说啦!”少女拉着第五道成的胳膊,使出了软磨硬泡巨法。

     实在抵不过少女的攻势,第五道成摆了摆手示意少女停下来,自己喝了口水,“刚刚过去你没见那些人死的样子吗?”

     “诶呀,当时那么多人,好热闹啊,顾着看热闹了,谁去看那些死人啊!”少女摇了摇头道。

     “就知道看热闹,”稍稍说了少女一句,第五道成接着道,“那几个人的伤口我看了,全是薄刃切口。一般人肯定认为是风系能量刃吧,这都是元素研合会的功劳,他们居然宣传只有五系能量,可笑!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伤口两侧的皮肉并没有翻卷,而是凭空少了一层,这明明就是我第五家特有的空间刃的击中伤口的特色。

     咱们去的有些晚了,我只大概看到这孩子瞳孔上没有完全褪去的小小部分银纹,代表的意思大概是乱刃,这个是一种在族内也不太常见的瞳术,需要很强的控制力,他第一次开瞳就用了出来,天赋倒是不错。不过肯定消耗很大,加上悲伤,所以我让他睡会。”

     第五道成说着也非常兴奋,他们这一族中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开瞳的,尤其这个年纪如此之小,族中未见。这孩子是族人无疑,但他以前却没有见过,并不清楚其双亲,近几十年族人外出历练比较多。这个孩子年龄很小,貌似在外出生的。竟然有人违反禁令,在外通婚了吗?不过这孩子开瞳成功,血脉纯净无疑,倒也不算违反禁令。

     “哎呀,老头,这小子是杀了那个胖子的儿子了吧?那胖子可是副会长哦,你准备怎么安置他啊?”少女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露出狡黠的神色,她这次出来就是要玩得开心,如果天天和一个老头一起,哪里能玩的过瘾。如果这个小子被带着,那就多了一个解闷的了。

     第五道成没有点破少女的心思,淡淡道:“这个肯定要先看看他的意愿,愿不愿意回族中了,然后再看看咱们任务的进展再定吧!”

     “好耶!”少女忍不住欢呼了下,不过随即又赶紧安静下来,瞅了第五道成一眼。

     “好了,很晚了,各自休息吧!”

     中年人走到躺椅旁边,提起卡恩,走向一个卧室。

     这个房间五十多个平方米,算是满宽敞了,里面摆着有两张床。并没有什么奢华的家具,就实木柜子,桌子,但排放井然有序,打扫的一尘不染。

     中年人将卡恩丢到其中一张床上,扒开眼皮,看了看他的眼睛,眼眸颜色已经恢复正常,但瞳孔放散,显然是悲伤过度,有点失心了,他将卡恩放平躺在床上,着手在卡恩脸上一抚,一阵波动闪过,卡恩呼吸渐沉……

     中年人看了看卡恩左手,思索了一会,伸出自己的左手,他的无名指上,也套着一个银色指环,表面流光逸闪,他看着指环,一阵空间波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小球,比卡恩平时制作的一级能炉略大一点,他将小球放入卡恩左手。

     一点亮光浮现,卡恩手上的银色指环也浮现出流光,这次出现的流光仿佛更加欢快,活跃非常,而银色指环和掌心小球之间的亮光更加明亮了……

     整个过程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亮光才慢慢消失,比起之前吸收一级能炉的几秒,中年人拿出的东西,何止高了一个档次。而他就站在旁边细细看着,直到亮光消失,他才拿起小球,手一翻,小球消失在掌心。

     “咦,此波动乃是……?意念?如此级别……”中年人突然面露惊色。“难怪,六级能炉都消耗殆尽……”

     此时,卡恩脑海又响起那毫无感情的声音……